關於部落格
我是廢人我真渣。
  • 206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索香ZS]夜晚是一種最美事物的集合體



正文開始




隨手抓了條毛巾就走進浴室沖洗,已經很晚了。至少已經晚到男生寢室熄燈了。今晚是輪到索隆守夜,於是他便多掄了一組鋼鈴才結束晚間的修練。

 
上一個洗澡的是廚子。索隆剛進浴室便察覺到,在他後面洗澡一向很舒服,他不會像是其他人把浴室搞得一團糟,而且也不會像是娜美或是羅賓用對索隆來說味道太過刺鼻的沐浴乳。
 
 
很快的解決洗澡這件事,索隆不喜歡浪費太多時間在洗澡這種瑣事上,他認為太過無謂,麻煩。
 
 
套上褲子,索隆把毛巾甩上肩頭便走出浴室,海風陣陣。夜空中的一輪明月將海水閃的粼粼發光。
 
 
突然,一個沉穩的女聲打破這(對於草帽海賊船上)難得的寧靜。
 
 
「劍士先生。」索隆抬眼,是羅賓,她正倚著欄杆,背著他,瞻看那一輪明月。
 
 
索隆稍稍轉過身去,「怎麼?」他不太確定眼前這個女人是為了什麼叫住他,剛開始對她的不信任,到後來的完全接受她成為海賊團的成員確實花了索隆一段頗長的時間,不過一直到現在索隆還是沒有辦法真正搞懂羅賓的想法。
 
 
沒有人可以完全的了解另外一個人,即使花一生的時間,這點道理索隆還是明白的,但在這艘船上,最令索隆不解的其中之一便是羅賓,另外一個是…
 
 
「劍士先生知道什麼是意境嗎?」「…」
 
 
果然是完全聽不懂。索隆在內心又在次的驗證了剛剛的想法。
 
 
羅賓轉過身來,指指天上的閃著銀白光輝的月亮,笑笑的說,「就像是這樣子囉。」索隆視線追隨著她的手指,一路向天上的發光物體看去。
 
 
「月亮?」簡直是莫名奇妙。索隆忍住白眼的衝動,現在他只想結束這段他完全理不清頭緒的對話。
 
 
羅賓點點頭。索隆擰著眉,接話道,「啊啊,大概吧。」
 
 
「那麼,晚安了,劍士先生。」「啊。」索隆隨便應聲,將肩上的毛巾提起一角抹臉。
 
 
完完全全不懂…
 
 
「嗯?白痴廚子的啊?」
 
 
 
 
索隆打開寢室的門板,月光隨著門的開啟瀉了進來,在地上鋪成一個長方的發光地毯。也因此稍稍照亮了原先昏暗的寢室。
 
 
「!」裡面有一個人在盯著他,是香吉士。
 
 
香吉士抱著大腿坐在沙發上,一臉不滿的樣子。看到索隆進來,手掌向著索隆攤開。
 
 
索隆不解的抬高一邊的眉毛。順手帶上門板,寢室又回到原先的昏暗。
 
 
「毛巾,還給我。」不想吵醒大家,香吉士嘶聲道。索隆等到他的眼睛適應了黑暗之後才踱步到香吉士坐著的沙發邊,也跟著坐下。「我找不到自己的。」其實他只是懶的去翻。
 
 
「誰管你那麼多,我的頭髮怎麼辦?」香吉士拉起自己的一綹金髮,帶著怒氣的向索隆低吼。
 
 
還有八分濕。索隆把毛巾蓋到香吉士的頭髮上,胡亂的搓揉起來。
 
 
「啊,很痛啊。慢著,你用過這條毛巾了對吧?」香吉士又在一次用低吼的聲線對索隆說話,「髒啊!」掙扎。
 
 
「好心幫你擦還有什麼怨言啊?」但手邊卻放輕了動作。
 
 
「本王子可是紆尊讓你擦頭喔,要心存感念,綠藻頭。」看不見香吉士的臉,但是聲音是笑著的。
 
 
嘖。明明蠻開心的。有夠不坦白。
 
 
「嗯?怎麼了嗎?」香吉士抬起頭來,眼睛對上擦頭的動作突然慢下來的索隆。
 
 
索隆沒有回答,只愣愣的看著香吉士的頭髮。在黑暗中,即使是金黃的髮色也很難反光什麼的,但索隆卻好像看到了香吉士的頭髮,在月光下映著銀白的月色,與天空著的兩相輝映。
 
 
不知覺的,索隆用手指撩起香吉士的頭髮,順著髮勢,粗操的手指現在正摩著鬢角。香吉士也看著索隆的眼睛獃住了。
 
 
一陣詭異到不尋常的氛圍瀰漫在兩人的四周。香吉士有些不安的扭動著,索隆卻好像是毫無知覺。
 
 
「意境….?」索隆喃喃著。
 
 
「嘎?說什麼啊你?」
 
 
索隆又再次動作起來,像是要掩飾著什麼沒有章法的擦著香吉士的頭髮,力氣也不知輕重的加大了。
 
 
「啊啊!!很痛啊!你想拔光我的頭髮是不?」香吉士一推,原先兩人幾乎可以感受到對方呼吸的距離便被拉開了。
 
 
索隆豁然開朗的一笑,捧住香吉士的臉頰拉近距離,「臭廚子,我還滿喜歡你的頭髮的。」
 
 
「咦?什麼啦…」對於索隆難得的誠實感到有些不好意思,香吉士偏過頭去,又逞強似的轉了回來,但是臉上帶了些可疑的紅暈,「現在才知道本王子的頭髮有多好看啊!」
 
 
「嘿嘿。」碰一聲壓倒,香吉士的頭陷進了沙發。
 
 
然後接吻,窸窸窣窣的聲音接著響起。
 
 
「喂,先說好喔,本王子可一點都不喜歡你這顆綠藻頭喔。」

DAS ENDE


哇,話說我每次的文章結尾都挺白目是不?
其實這篇文章的重點只有一個...(巴臉
香吉士就是一種最美的意境啊
(靠腰
喔?沒起雞皮疙瘩耶...記得我之前說光光是我的巫山神女的時候就有


唉,失敗...這篇文章沒有寫出我想要的感覺...
希望情人節賀文不要這個樣子...老是手低眼高這樣很糟糕...


可是最神傷的事情還是....原定要補完半年前的逆旅坑,
結果我把設定留在台北是哪一齣?!
最可怕的是我看文章我都不知道我當初是埋了什麼東西!!沒有印象啊!記憶是空白的啊!!
萬一我的設定集沒有寫下來的不就.....嘎嘎嘎誰來給我一刀!!


最近很悶的一直在畫圖,不過都是鉛筆稿
而且近來我的感嘆意外的多,可能是年紀老了吧?
胸中一直悶悶的...這算是爲賦新詞強說愁嗎...?還是我已經踏入了MADAO的精神年紀了?!(
一直以為自己沒有什麼堅持的,或是沒有什麼想要追尋的目標的
但是最近有很多時間獨處,才發現其實我很貪心...
貪心到不想替自己現在所追求的事物明訂一個確切的目標,
想著是不是可以得到我所想像不到的事物...可是不努力的話根本就是不行....


今天早上起床,腦中浮現的第一個句子是
十年的風雨燃成他手上那捲燒得軟弱無力的香菸。
第一、我果然是個大叔,而且還是MADAO....
第二、我想寫崩壞的29香吉(靠
第三、悲文在呼喚我(誤
是哪一個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