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是廢人我真渣。
  • 2069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索香ZS]情人節暨農曆新年賀文(可以這樣子嗎?



正文開始↓

偶爾也要看看原著,不要老抱著同人不放啊喂(對不起,這是索香)
 
 
騙人布在島上閒晃著,娜美說這座小島必須要記錄個三天,所以(應該)會有用不完的時間。
 
 
平常一直在船上搖來晃去的航行,加上這座島似乎是泡湯風氣極勝的一座小島,再加上物價便宜,娜美算是龍心大悅。騙人布一邊思量,一邊用手象徵性的秤秤自己口袋裡的貝里,翻弄的叮噹作響。
 
 
今晚是住溫泉旅館呢!騙人布想到這裡有不由得心情再更往上翻一層。
 
 
張望四周,沿途多是木造的房子,既古典又有風韻不失純樸的民風,雖說並不是每一棟房子都刻意的統一風格,但大致就以同一種方式所造。若是房子的樣式太過一致就可能是當權政府有太大的掌控力,而太過雜亂,又隱隱顯示著當地似乎不夠團結,又或是說民心思變,不滿於現狀。
 
 
而這個島嶼不屬於上列的兩種情況,踱步在其中,感受所營造出來的氛圍讓騙人布也不由得開心的隨口哼起了「我是狙擊王」的旋律了來。
 
 
「喂,騙人布。」有人叫住了他,騙人布原先輕快的步調也因此一滯。
 
 
是香吉士。在逛街得時候遇見他不是什麼好事…不會是缺搬運工吧?那找索隆不是更好…
 
 
香吉士急忙的跑來,劈頭就問,「有沒有看到那顆綠藻?」
 
 
此時,騙人布雙肩被香吉士捏的死緊,圈圈眉也束的老高,背後的黑氣簡直就是要實體化了,被香吉士可怕的氣勢震懾住的騙人布只能把頭搖得像是波浪鼓來表示自己的無辜。
 
 
「那個混蛋────」香吉士恨恨的拉長了尾音,丟下了騙人布,長腿一邁,又噠噠的跑走了。
 
 
不明所以的騙人布,抓了抓自己的腦袋,一邊暗想,他們的事情還是少管為妙,一邊繼續逛他的大街。
 
 
才下完決心,方方邁步向前的騙人布,就發現索隆從他跟前的店鋪搔著頭出來,他只好丟下剛剛少管為妙的決心(順帶在內心中稱讚自己真的是個大好人),上前向索隆告知香吉士氣急敗壞地找他的這件事。
 
 
「喂,索隆,」索隆回頭,看見騙人布,「你在這裡做什麼?」
 
 
「找酒囉,很明顯吧?」騙人布一瞧,的確很明顯….是間蛋糕店,滿臉黑線著轉回頭,「喔?是啦,是明顯沒錯…啊,先不說這個,香吉士剛剛在找你喔,一付氣炸了的樣子,怎麼了嗎?」
 
 
你得承認,是人都會有些好奇心,雖說即使不問騙人布也大略可以猜出是什麼雞毛蒜皮的小事,反正大略不出對娜美不禮貌啦、偷喝酒啦等等的小事。話說真的,如果真的要說起來,騙人布覺得更神奇的是為什麼已經都是19歲的兩個人可以成日為這種鼻屎大的小事吵得翻天覆地,讓整艘船的人不得安寧。
 
 
「喔?臭廚子嗎?」索隆揣著下巴,露出一臉愉快的表情。
 
 
??????!!!!!
 
 
這笑容是什麼意思?!
 
 
剛剛香吉士那種張牙舞爪的生氣的確很令騙人布害怕,但是現在這種奇妙的氛圍更是令騙人布自心裡面…不,是自骨髓裡竄出陣陣徹骨寒意…
 
 
騙人布看著索隆這個詭譎的表情,有些站不穩的晃了一晃,「呃,發生了什麼事嗎?」口氣戰戰兢兢。
 
 
「啊啊,」索隆像是如夢初醒一般收起臉上的表情,代替上的是平日無所謂的口吻,「沒什麼大不了的事啦。」
 
 
說完這句之後,索隆邁步向前,擦過騙人布方方被香吉士用力捏緊的肩,狀似無意識的自言自語了一句,「還不到說的時候…」
 
 
 
 
已是黃昏時分了。難得的,今天草帽海賊團放他們的廚師一天假。只能說島上的物價實在是太便宜,自個兒開伙不如在旅館附設的食堂用餐來的划算,娜美算盤一撥,立馬下令今天廚師休息一晚,贏得金髮廚師冒著愛心的句句美言!
 
 
而現下,魯夫正在拼死掃空餐桌上的食物。除了又不知道因為迷路而流落到哪條街道的索隆以及在娜美的命令下喊著愛啊愛啊卻黑著臉出門找尋前者的金髮廚師以外,其他人都已酒足飯飽的在桌邊閒聊。
 
 
「咦耶?這裡有慶典?我怎麼都沒看出來啊?」
 
 
稍早騙人布在街上兜轉時還不知道,今兒個正好趕上這座小島一年一度難得的慶典。
 
 
「不過慶典不是你想像的那種狂歡式的。」羅賓向還對此一無所知的騙人布說道,「是向上天感謝恩惠,感謝上天賜予他們自地下不斷的溫暖泉源,還有一年來穀物的豐收…」
 
 
「所以就剛剛好是大特價的時期啦!」娜美開心的宣布打斷了羅賓的介紹,而羅賓只是笑了一笑不甚在意,娜美的過度興奮讓騙人布不由得扶了扶額頭,想著今天不正常的人還真多。
 
 
「可是,羅賓,如果說是要慶祝豐收的,不是應該要舉辦在秋季過後嗎?現在是隆冬耶…」喬巴坐在羅賓對面的椅座上,兩隻小鹿蹄在空中蹬來晃去踩不著地。
 
 
「這個時期的確是這個島上最寒冷的時期呢,也就是因為這樣才選在這個時期喔。」羅賓敲敲喬巴的藍鼻子,再笑笑的望向好奇的看著她的娜美以及騙人布不疾不徐的公佈了解答,「島上的人民刻意挑在寸草難生的嚴冬來舉辦慶典才不會錯失可以種植稻穀的日子呀。」
 
 
娜美頗有同感的點了點頭,顯然非常贊同這種作法。想當然耳你會一付深得我心貌…騙人布在內心如此下著註解。
 
 
突然,香吉士用力的甩開旅館的大門,打斷了這一局愉快的對話。
 
 
「啊,香吉士,找到索隆了嗎?」喬巴看見香吉士回來,開心的問著。香吉士聞聲轉過頭來,露出原先被瀏海蓋住的凶狠表情,喬巴嚇的禁聲,兩行眼淚夾帶兩行鼻水瞬間如滔滔江水綿延不絕,又如同黃河氾濫一發不可收拾。
 
 
眾人目送香吉士走進大門,通過一樓旅館附設的食堂,卡卡的皮鞋聲一路不停的響到通往二樓的樓梯,直到他的身影消失。
 
 
碰。
 
 
旅館的門再次被粗魯的打開,是索隆。
 
 
他走進來就向四周一望,發問道,「廚子呢?」
 
 
大家默默無語,最後是一付悠閒撐著頭的羅賓,笑笑的向二樓指了指。索隆眉頭一鎖,只坐到櫃檯前向服務生要酒。
 
 
這一詭異的氣氛隔了一陣子(中間夾雜著魯夫希哩呼嚕的吃飯聲),大家才漸漸恢復原先熱絡的談話。
 
 
 
 
隔天一早,外面人聲喧騰,草帽海賊團多數的成員也起了個大早,開開心心的準備好好享受祭典。騙人布也是屬於多數早起的成員之一,好吧,其實現在還攤在床上呼呼大睡的也只有索隆了。
 
 
「嗯…錢包、臭蛋星…」騙人布在自己的大包包內翻攪著,他得確定自己沒有忘記帶任何東西,畢竟,擁有精銳八千部下的船長是不容許自己有一分一毫的差池的,…起碼在心靈上。
 
 
看來是萬事具備了,當騙人布正打算踏出旅館大門的那一刻…
 
 
「喂,騙人布。」啊,又是香吉士,說真的,騙人布一點都不想轉頭過去,誰知道香吉士現在的心情是怎樣?昨晚回來的時候,表情簡直就像是恨不得把人生吞活剝掉…
 
 
自己剛剛應該早一點出去的,現在他所能做的選擇就只有安安份份的回應香吉士的呼喚了。
 
 
「有、有什麼事嗎,香吉士?」戰戰兢兢。
 
 
「幫我一個忙,把這個拿給綠藻頭,並且告訴他,這是本王子額外開恩在給他最後一次機會,他最好照做!」香吉士一邊說一邊地給騙人布一個盒子,騙人布只好伸出雙手恭恭敬敬的捧下。
 
 
看來自己出門的時間要延後了…他沒膽在現在回說要香吉士自己拿去。
 
 
目送香吉士踏出剛剛自己也差一點可以走出去的大門之後,騙人布認命的轉身回房,自己得把這個交給索隆…
 
 
 
 
「喂,索隆,索隆,索隆!!!」騙人布幾乎是大吼才把索隆從夢中招魂到現實世界來。
 
 
「幹什麼啊?」「我也想知道啊!」面對著索隆不善的口氣,騙人布也不甚高興的回了話。
 
 
「喏,這是香吉士要我交給你東西。」他把盒子放在仍是睡眼惺竦的索隆面前,「然後他還要我帶話…這算是本王子額外開恩再給你一次機會,你最好照做。」騙人布照本宣科的唸了一次香吉士冒著黑氣說的話,語氣平淡到在多說個一兩句索隆就可以再度的陷入夢鄉。
 
 
「喔?那這是什麼啊?」索隆摳著盒子的邊打開了它。嚇!!這是什麼東西啊啊啊!騙人布在內心大吼。
 
 
眼前,顯然是個包的花枝招展的禮物…桃紅色底的包裝紙上還綴著大大小小粉紅色的愛心,而且那愛心還是用銀框圈出形狀的,看起來的視覺效果非常的…驚悚,再加上禮物上還有白色蕾絲緞帶綁成一個複雜巨大的蝴蝶結,讓騙人布光光是看著這個冒著粉色氣泡的禮物就幾乎隱忍不住作嘔的欲望。
 
 
騙人布向索隆掃去一個疑惑的眼神,這個東西簡直就是人間凶器啊,而且還是讓索隆拿著如此充滿少女情懷的東西,違和感達到百分之百,原先已經頗為噁心的俗辣包裝再配上索隆那一頭招搖的屎綠髮色之後視覺效果真的是…噢…噁,騙人布趕緊捂住自己的嘴巴阻止自己嘔吐的慾望,並盡速的將他的眼神自這個雖然很噁心但是卻讓人不由得想再仔細看清楚一點的事物拔開。
 
 
香吉士要拿這個給索隆做什麼啊?!
 
 
而索隆,出乎騙人布意料之外的氣定神閑的看著這個禮物,似乎對這個宇宙等級的不明物體早已知悉。
 
 
「…索隆,這是…什麼啊?」騙人布伸出顫抖的指間,比向人間凶器目前所在的位置。索隆抬了眉毛,似乎對騙人布如此低能的發問感到驚異,理所當然的回應著,「情人節的巧克力啊。」
 
 
嚇!!被證實自己的猜測之後,騙人布只有更加的混亂,「他他他…香吉士是拜託你拿給娜美還是羅賓嗎?不過依他(這種三天兩頭就告白一次)的個性,應該不會不好意思自己送吧…?」
 
 
「不是給她們的啊。」索隆隨口答應著騙人布,手邊卻將緞帶拉下,撕開包裝。騙人布一瞧大驚失色,立刻出聲阻止,「索隆,你不要隨便…難不成是給你的嗎?!」騙人布的聲音拔高了八階,恐懼的大叫了出來,下巴果決的掉到地板上,似乎是正在盡他最大的力量模仿吶喊這幅名畫。
 
 
「也不是。」索隆目前已經順利的突破了複雜包裝的重重防備,直擊香吉士用愛所鑄成的巧克力了,「呃,是故意弄成這麼甜的嗎?!」
 
 
「這個,」索隆揚揚手上殘破的包裝紙,口齒不清的向騙人布說,「是廚子做來要我送給他的…我才,不當女方。」
 
 
我的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剛剛自己一定是產生幻覺了,絕對是幻覺。最近JUMP都走這個風格,搞不好這也只是尾田跟隨流行,總之現在要先脫離這個可怕的地方,定下心來好好思考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總之,在索隆完全沒有意思要傷害騙人布的情況下,騙人布的內心受到劇烈的打擊,一路拖著兩條昆布淚向外頭直奔而去尋找可以撫慰心靈的事物了。
 
 
但,騙人布很抱歉,在這個作品當中只有腐慰人心的事物…
 
 
 
 
騙人布目前正倒在路旁壓著心臟驚喘不已的時候,雖然我們偉大的騙人布船長自認其心臟馬力十足,身處於一個由異常人類組成的海賊團,還是能毅然決然以其異常優越的運氣以及如同小強一般的生命力持續且堅強的生存在這個險惡的世間(JUMP漫畫的連…噢不,我指的是偉大的航道)但不代表他的心臟真的可以心平氣和的接受任何事物啊!
 
 
這是怎麼回事?!剛剛的巧克力一定是他的幻覺對吧?光光是那個俗辣的包裝就一定不可能是來自香吉士的手中,他可是每天會在鏡子前煩惱個十來分鐘要選哪條領帶來搭配襯衫顏色的男人啊!怎麼可能會用那種包裝來包裝巧克力!!冷靜啊,這時候一定要冷靜…這搞不好是世界政府設下的局啊!為了我這個擁有八千部下的騙人布船長所設下的陷阱,為了打擊我身為ONE PIECE主角的信心啊!
 
 
「喂,騙人布。」
 
 
內心的激烈活動嘎然而止。像是隔數畫太少的動畫一樣,騙人布一格一格的轉頭過去,「是香吉士啊…」
 
 
「有…有拿給索隆了嗎?」香吉士壓低著眉毛,看得騙人布的冷汗掛滿了整張臉,「有、有、有,給了。」
 
 
「他…他把包裝拆了,吃掉了…」平地一聲驚雷直直擊中草帽海賊團現任廚師。
 
 
香吉士把原先差點面臨被咬斷的菸屁股吐到地上狠狠的攆熄,「沒想到這顆綠藻頭這麼大膽!本王子好心好意的給他最後一次的機會還膽敢忤逆!」語畢,又解悶似的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一點也沒有他平日口中的王子形象…雖然平日也沒有好到哪裡去就是…
 
 
但,這只代表他已經氣炸了啊啊!騙人布在心底暗想,還是不要問有關巧克力的事情好了,起碼在這個關頭,隨便一個問題都可能會讓自己的人生畫下句點啊…
 
 
「啐,不踢他一頓實在不能解老子的氣!」
 
 
丟下這一句話,香吉士就拔腿向旅館的方向跑去。
 
 
……啊啊啊啊啊,實在沒有辦法放著這兩個傢伙不管啊!!騙人布抱住頭吼道。自己也許會有生命危險,但是這兩個人如果放著不管的話,是不是會把整間旅館都拆了也拿不個準啊!可惡。
 
 
猶豫了30秒左右,騙人布就追了上去,究竟自己能不能趕在黃綠大戰之前趕到呢?!騙人布暗自斟酌著。
 
 
 
 
出乎騙人布意外的,到達旅店並沒有聽到震天價響的爭執聲,反倒是近乎平和到不可思議的氣氛,騙人布還不敢置信的多看了兩眼旅館的樣子,想確定自己是不是走錯了方向,但一切似乎都非常正常?
 
 
咚咚咚的腳步聲回盪在樓梯間,已經如此接近房間了,還是沒有聽到任何他預期中的吵鬧聲讓騙人布心中的警鈴大作,是發生了什麼事嗎?騙人布在心中反覆的猜想著,但卻越走越小心翼翼,即使內心中急切的想知道答案的好奇心益發的強烈,可是騙人布卻有一種隱隱的預感,好似會一個不小心就戳破什麼似的,他的腳步越放越輕,一步一步仔細斟酌,就如同是馬戲團走鋼索的表演,一步之差可能全局皆變。屏氣凝神。
 
 
房間的推門沒有關牢,騙人布便透過細縫偷看,在他眼前的景象又再度的考驗著海上男兒騙人布的堅韌內心。
 
 
「喂,那你為什麼不早一點這樣做?害我生氣那麼久。」香吉士撒嬌似的扁著嘴說道(這讓騙人布感到陣陣惡寒)。索隆把一塊巧克力咬在嘴裡身子前傾讓香吉士銜走,索隆看著眼前心滿意足吃著巧克力的香吉士嘆了口氣小聲的說道,「那巧克力的包裝實在讓我無法接受…」「嗯?」「沒,來。」索隆又銜了一塊讓香吉士接走。
 
 
……
 
 
冒著被草帽海賊團兩大主力KO的危險,終於隱忍不住的騙人布勇敢的推開紙門,指著眼前兩個你儂我儂羨煞情多,威力可比阿姆特斯迴旋噴射姆斯特砲威力的人體(閃光)光束砲台×2大聲吼道,「混蛋!給我收斂一點啊啊啊啊啊啊啊!!航海王可是JUMP三本柱之一!!是優良的少年漫畫啊!你們到底在做什麼恐怖的事情啊啊啊!!!繼續這樣發展下去以後馬掉的就不會只有你的香煙了啊香吉士!!」
 
 
騙人布盡其丹田之力,氣喘吁吁的等著眼前草帽海賊三主力之二給他一個答覆,沒想到回應騙人布的是兩個人冷冷的眼神。
 
 
「喂,索隆,他搞不清楚狀況啊。」香吉士的手環著索隆的脖子,冷靜的做出如此發言。
 
 
「啊啊。」一如往常,索隆的回應是簡短而無意義的啊啊兩聲。
 
 
「???」
 
 
「喂,索隆。」語畢,香吉士便主動迎上索隆的唇,在騙人布的面前展開了一場長達一分鐘的熱吻,看的騙人布不由得想起故鄉的可雅小姐,看的騙人布不由得再度留下兩條寬寬的昆布淚,看的騙人布不由得想哀求他們不要在一個孤家寡人前面大方放閃…。
 
 
「誰跟你說這是JUMP啊?這很顯然的是同人啊?…騙人布同學,你錯棚了喔。」
 
 
 
 
「而且背景安排在有慶典的島就是要你們好好去玩別打擾主線劇情的發展啊。」香吉士的手指在他自己和索隆兩個人之間來回,表示主線劇情的定義,「你看其他人都多配合啊!」
 
 
 
 
騙人布仔細一想發現他們在劇情進行到後半幾乎是被鬼隱了無誤啊。
 
 
「我們晚上還要把溫泉旅館的線走完,和你們不一樣,我們是很忙的!」騙人布聽到如此發言他根本是欲哭無淚了…他努力的阻止自己去想像什麼溫泉旅館的OOXX…
 
 
「嗯~綠藻頭情人節快樂囉。」「圈圈眉你也是。」兩個人又陷入了兩人世界當中,完全無視在一旁快要崩潰的騙人布已經跪倒在地,苦楚的留下兩行男兒淚…
 
 
鼻涕一抹,騙人布哽咽做出自他的肺、腑、之、言:「偶爾也要看看原著,不要老抱著同人不放啊(喂)…」

DAS ENDE


我這一篇打的很斷續....文風丕變啊(跪倒
從7號開始斷斷續續的花了一個星期
到後面那一段我是自暴自棄的在吐槽了沒錯....請鞭小力一些....(死
這篇設定其實真的很簡單,可是我大概前後細節改了3.4.5次有...
原本想分上下篇來打的,可是因為我深諳等連載的苦痛....所以我還是決定一次發完,雖然如果我發一半不會有人有焦心的感覺(煙
我打完之後...我都可以感受到我的枕頭發出隱隱的大叔味了(泣


12號開同學會害我好開心!!啊啊~已經超久沒見到同學了@@
而且霽霙還說了讓我好開心的話啊啊!!
她說我是讓她第一個覺得「原來香吉士也可以這麼工口」害我一整個心情大好啊!
我畫香吉士就是想畫出這種感覺(工口嗎?
就是有點色色的,但是卻不會很討厭,反而讓很想把他抱在懷裡蹂躪一般啊啊(變態...


唉~香吉士啊...如果我不將你入詩,你就能入夢嗎?(你作夢
日本好像有初夢這種東西?希望這次我可以成功進去...[自主規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