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是廢人我真渣。
  • 206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索香ZS]原本應該在三月發的ˊ口ˋ

1. 這是架空,先說要不到文章的一半突然發現狠怪異XD
2. 這是假如,假如他們不處在不可能碰頭的狀況之下
3. 這是我四月中才要交的國文報告XD當然名字我沒敢用索隆香吉士
4. 由於這是國文報告,所以多少有一點隱晦...
5. 這不是個快樂的故事




三月流蘇
 
 
    對太多人而言,所有的事物都是一夜改變。
    索隆這樣猜想著,當然他也不是那種自大到不將自己包括於其內的人。他知道他錯過的事情應該很多,不過也不甚在意。不論自己在將來可能是多麼懊悔,過去的就不會在重來了。像是刀劈不開流水,像是庫伊娜一去不回的死亡,也像他。很多人再遇見索隆的時候總是會說:「哇,你變了好多。」那只是因為他們從沒下工夫去觀察吧,大家都是這樣子的,索隆不會介意。也許自己也是如此?索隆抱著這種心理答道:「很多人都這麼說。」
    索隆現在十九歲,說這些話的人大抵是他的高三重新分班前的同學。到高中,對索隆而言,高中是一段神奇的時光,好像是可以從他的人生中被獨立畫出來的一段神奇的時光,不知道為什麼。
    後來,他猜想是不是因為高中是屬於那個時期。
    有一段時間,女生們會變的特別聒噪,嘰嘰喳喳的討論著男生們,開心的研究星座運勢,熱中於一些近乎幼稚的心理測驗。這時候,她們總是特別喜歡嘻嘻哈哈的逼問著對方妳喜歡誰或誰喜歡妳,有時候也會強迫男生回答一些問題,譬如心理測驗或是喜歡不喜歡的問題。
    而在那一段時間,男生也會近乎嬉鬧的回應著,愛說不說,似有保留,更能激起女生們的興致。老實說,誰不想要一個女朋友。
    索隆的記憶不甚好,精確的來說,他對於太過無關緊要的事情一向不會費心,因此有太多事情只剩下一些模糊的影子,存在但又無法清楚的描述出類似場景的小細節,像是隔著一層紗質的窗簾,又或應該說如同三月的春意會更加明確。但,好玩的是,那些隨口回答的心理測驗卻意外的有一個留下較深刻的印象。
    他清楚的記得自己直覺的將香吉士填在冬季下方的空格。
    遊戲規則是這樣子的,春夏秋冬共四季,依憑感覺各填下一個人的名字(遊戲的規則是要填異性,但她們賊賊的笑著說因為是你所以如果是同性也可以呦),結果不出然的是一群女孩打打鬧鬧、羞紅著臉喧嚷竊笑,他不清楚有什麼可以高興成那樣,但他一點也不在意。他在意的是當時為什麼直覺的將香吉士填在冬季的那一格。
 
 
    他,不是一個適合冬季的人。
 
 
    實在話,撇開直覺不談,香吉士在他的記憶當中,怎麼說也應該算是春季,就像是要迎著春風、嗯…每一條臉上的肌理都被春天愛撫著的感覺吧?總之就大概是這般的形象,索隆不太會形容,他伸出雙手是著用動作輔助已表達出更接近自己印象中的事物,試著在三月的空氣中做出類似拍打雲朵,閃亮亮、好像有絨毛的感覺,有點蠢。受到驚動的只有遊絲,但索隆還是感到好像有其他的視線,臉突然間脹紅了來,迅速的收回了手。
    三月、又到了三月啊,那已經過了兩年了,香吉士是在高二那年的三月搬走的,是無關緊要的事情,索隆也很奇怪自己竟然會記得,他和香吉士是那種即使同班也說不上話的組合,或者應該說是三句話不投緣的類型啊。啊,好像三月還是那傢伙的生日吧?不過確切的日期已經記不請楚了,三號?還是二號?好像就是在那之後班上的女同學耳語著最近他一直悶悶不樂,他的女人緣很好,其實應該說不管同性異性他都吃的很開(這也是索隆最不習慣招呼的類型),似乎很多人都挺擔心他的。但是沒有人跑到他面前問他一句:「香吉士,怎麼了嗎?你最近似乎心情不太好耶。」
    沒有,是的,沒有。
    這件事也不是索隆自己察覺的,他並沒有那麼心細。這件事原本他是不會知道的,是巧合吧?香吉士待在學校的最後一天恰巧是個假日,索隆很碰巧的在那一天例外的回到了學校,隔天似乎有友校的社團要來訪問,在社團學長的請託下,索隆到了學校去準備前置工作,準備回家時,索隆很偶然的被一株披滿著白色花朵的樹引去了注意,突然才發現站在樹下的是香吉士,還穿著校服。
    他走近。如果沒看到就罷了,但是真的看到了又假裝沒有看到,雖然不是很熟,還是有些不太對。他叫了眼前人的名字,一瞬間索隆真的以為他看錯了,香吉士在哭?
    香吉士在哭,索隆從來沒有看過這種表情,起碼他從不認為這會出現在香吉士的身上。很奇妙的是,後來那天索隆很自然的和香吉士對話著,像是要補回兩年以來他們應該要有的對話。索隆看著眼前的香吉士,他的眼中映著的是負著白花的樹,臉上還隱約看的見淚痕。他們說了很多,從搬家的話題聊到同班同學,一直聊著,索隆已經記不齊全部的對話了,只覺得心中被一種情緒滿滿的漲著,像是懊悔。
    現在想起來,索隆還是覺得心中悶悶的,像是被絞緊了一般,近來不知為何,心頭一直冒上同樣的話語,只要一個人在街上行走,那句香吉士說的「我是一棵太想念冬天的樹,所以將自己蓋滿了雪」就會莫名的闖進自己心頭,對於一個男孩子來說有些太感性了,但索隆不知道為什麼竟一直記著。尤其是日子愈加的接近三月的時候。那時香吉士指著的是他頂頭的那棵樹,意味不明,到現在索隆還是不知道樹名,當時香吉士也沒告訴他,八成也不知道吧?沒有人會在意一棵路樹的。
    左前方似乎走來了一對情侶,索隆嘆了一口氣,他不是很喜歡在自己想一些事情的時候被打擾,更甚者是和來人對上視線,尷尬。於是他下意識的將視線轉到了右邊的路樹上,驚愕的發現右邊的路樹儼然就是那種開滿著白花的樹,索隆從來沒有注意過,即使自己持續四年每天都自這裡上下學,他真的沒有注意過,「我是一棵太想念冬天的樹,所以將自己蓋滿了雪。」索隆不禁脫口,等到他發覺自己似乎不小心念了出來的時候,他脹紅著臉想起自己似乎在香吉士說完這句話的時候俯身吻住他(為什麼啊?那時候為什麼我這麼做了?),更意識到原先他想要閃躲的那對情侶似乎還只在他左後方的幾步路,便馬上從路樹移開視線,就像是從沒有注意到那棵路樹般,尷尬的迅速向前。
    索隆永遠不會知道的是那對情侶當中的男生是如何僵住身子,而那位男生也永遠不會知道在自己一時閃神的時候身邊的女友對他傾訴了怎般的蜜語。
 
 
   大家只知道,三月流蘇,一夜白頭。


DASENDE


最近心情低迷中,我不太確定是不是虐物看太多...(巴
為了這篇,我先看了NORU還有百年系列...
寫完之後我用我所有的139的東西沖掉感覺,可是好像沒有成功...
我還是很想寫虐...


和霽霙討論過,如果動畫的時間不固著在19歲,那索香會怎樣?
我想這可以當我的題材?那我先保留一下結論吧XD


這篇是一個錯過的故事,如果他們從沒遇到,或是他們遇而不知,或是太晚
好像只要一步錯,就踏上完全不同的軌道
如果當初魯夫沒有說服索隆上船?如果香吉士沒上船?
不在一艘船上的話,他們的故事要怎麼展開?
如果沒有展開的可能,我想也不會有人在意,因為在這個世界就不會有這個配對的存在
沒有人會知道。很理所當然的繼續過了下去,突然發現錯過是一個不準確的詞,如果用在這個地方
以沒有後見之明的可能而言,不會有錯過...
..............幹,誰來給我夠快樂的東西!!!!(崩潰


順帶在最後說一下,如果...很如果的狀況
我喜歡索香延燒到第二年,而且→yu98.web.fc2.com/11oponly.htm
有辦成...我可能會出本...不過我也只是說說而已(菸←不負責任的逃走了


最後在來大喊一下....VIPゾロX三時のオメマユ我愛你們啊啊啊
↓瘋了的原因
www.nicovideo.jp/watch/sm10276492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