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是廢人我真渣。
  • 206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索香ZS]ECHO第一章

第一章
 
故事的大綱是這樣的,一開始兩個男人並不喜歡彼此,各自有各自的生活,但是後來他們相遇、相知、相戀,進而相愛,最後互許一生。
 
 
「啊啊啊啊啊!!!」香吉士把手中的台本用力的丟向房間的另外一個角落,這時他才重新的意識到自己究竟做了一個多麼愚蠢的決定。他坐在空無一人的房內,驚恐的在空氣中揮舞著雙臂,想要把剛剛映入眼中的台詞所造成所有可怕想像全部清除,但很明顯的是徒勞無功。冷靜冷靜,再三的告誡了自己之後,香吉士塞了一根菸進自己的嘴裡,讓尼古丁更快速的壓下自己的慌亂。用力的搔了搔自己原本應該滑順的貼在額前的金髮,讓原先情況已經夠糟糕的金髮呈現一個更加狂野的姿態。
 
 
「根本就是沒有辦法的吧,一開始就知道了。」他單手撐地,將自己從地板上撐起,走出房外,他自己也意識到腳步有些闌珊。
 
 
「陪我一下可以嗎?」香吉士通過走廊,走入另一個房間中,看著自己的腳尖有點猶豫踟躕的向眼前的人提議著,「有什麼不可以的?」原先半斜躺在床上看書的女子坐了起來,看著香吉士猶豫的眼眉輕笑了來,香吉士被感染似的也笑了起來,還是很喜歡她呢。香吉士輕輕的爬上床,將女人困在自己的兩臂之間,低下頭親吻著女人的眼睛,女人不習慣的笑了起來,「哈…怎麼了嗎你,好癢,為什麼是眼睛啊?」「妳的眼睛像是星星啊,我的。」「嗯…」香吉士的唇從眼睛滑過額頭,輕輕的吻著髮絲,「頭髮長了耶,之前比較短的。」香吉士的聲音開始稍稍的沙啞乾澀,「什麼啦,不喜歡我剪囉。」靜默,香吉士沒有答話,只輕輕的把手滑進女人的衣服裡,繞到身後沿著背脊一路撫摸,到了近尾椎的地方改成以指尖刮搔,「呀…」「不,很棒。真的很棒。」語畢,香吉士狠狠的吻住了女人的嘴,像是要阻止她接下去的問話而決定將對方的火也燃起一般的深吻。
 
 
「我愛妳。」香吉士稍稍離開了她的唇,嘶聲的說,並看向對方的眼睛,像是星星的眼睛,「噗,」女人突然笑出聲音來,「夠了,你今天是怎樣啊,僵硬的像是在唸稿耶。閉嘴,我來。」一個翻身,女人把香吉士推到身下,雖然嘴巴上說的這麼大方,可是香吉士還是看見了女人臉上浮起了兩抹紅暈,他笑了出來,真心的。「我啊,真是個糟糕的男人。」「哼,你今天就這句話說的最有感情。」落吻,「也最正確。」
 
 
 
 
說實在的,香吉士從沒想過自己也會有答應接下BL DRAMA的一天。甚而他從來沒有想過為什麼這個東西會出現在世界上。但他咬了咬牙,說服自己這將來是要給美麗的lady們聽的,她們會展露出美好的笑顏的…混蛋!他真的沒有辦法說服自己啦!!
 
 
悔不當初。自己究竟當時是腦筋抽風到什麼程度會應下這個可怕的邀約啊啊啊!
 
 
想想…當時似乎是黃湯下肚,酒肉穿腸,秉著一股兄弟患難見真情的豪爽勁兒答應了騙人布,…其實也不是沒考慮,自己當初剛進聲優界時,跑了好幾個月的龍套,配的不是海賊A就是小咖的反派之類的小角色,就在自己快要絕望,想著是不是回去老老實實的繼承家業當廚師的時候,就是騙人布拉了自己一把,而且在那時候竟意外的被捧紅了…啊,離題了,那天騙人布一付愁眉不展的樣子讓香吉士自然而然的把關心的話語說出口,殊不知,那天就是他體會到什麼叫禍從口出的日子…
 
 
 
「其實,我的老婆可雅…」「是未婚妻。」打槍。「…我的未婚妻可雅…拜託我一件事,我不想讓她失望,可是又覺得如果因為我自己讓朋友為難…我做不到…」騙人布一臉苦澀,仰頭一口吞下小酒杯裡的清酒,香吉士理解的笑笑,想起那時聽到騙人布追求可雅小姐時的浪漫瓊瑤故事(雖然騙人布長的不是很男主角),連自己都為騙人布的招數和勇氣讚嘆不已。
 
 
「是怎麼樣的事那麼難辦?如果我可以幫上忙的話你就不要客氣了…」香吉士半是禮貌半是真心的說了出口,突然唰一聲的自己的兩隻手掌被騙人布猛然握住,「太好了!我就在等你這句話!!」「耶?」
 
 
香吉士隱隱覺得緊握住他的騙人布的手傳來一陣陣不祥的氣息,只是他沒料到…「可雅小姐是漫畫家?而且還是BL漫畫家!!」
 
 
「BL DRAMA?!」
 
 
「和索隆???!!!」
 
 
 
 
事情就是這樣。當下他咬著牙應了下來,他還沒有完全地意識到這件事情的嚴重性…
 
 
當他把原著打開的時候他才真正的意識到自己究竟是做了多麼可怕的決定。在一次次的崩潰大叫,驚恐的把漫畫甩向房間的另外一端,在一次次的揣摩,內心的掙扎糾結,試著完全融入角色卻不由得想起將和他演出對手戲的索隆而引起反胃,他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大的障礙需要克服。
 
 
不只是做了更多的練習,以及心理準備,香吉士還在錄音當天特地提早了兩個小時到錄音室,做什麼?在別人的眼中是什麼也沒做的狀態,頂多也只是把錄音室外搞的烏煙瘴氣,短短的時間他上衣口袋裡的半包菸已經化為一道道的清煙隨風而逝了。
 
 
究竟自己做不做的到啊…香吉士苦惱的揪著自己的髮絲。此時顯得一派輕鬆駕輕就熟的索隆也到了錄音室。
 
 
「嗨,前輩早。」他禮貌性的對香吉士點了點頭,打了聲招呼。
 
 
「啊…是羅羅亞啊,你早啊…。」現在香吉士的內心狀態已經糟糕到讓他覺得連多說一句話都是種折磨的狀態了。
 
 
雖然索隆是後輩,但是已經不是第一次配BL DRAMA,香吉士不明白索隆究竟是抱著什麼心態接下了第一部、第二部,甚而在這個圈子裡闖出了一點小名氣。總覺得超級不想在他的面前示弱,想問出口的疑問終究還是悶在嘴裡,隨著吐出來的煙散逸在空氣當中。
 
 
不知道應該怎麼說,自己和索隆是同一個事務所的聲優,依照一般的情況合作的機會相較之下會比較多,但到目前為止頂多也只不過是幾次剛好兩人都有臨時當綱的配角才獃過同一個錄音室,私底下的接觸近乎零,最多也只在事務所遇見會點個頭禮貌性的招呼一下,還沒有長期的合作過,但根據過去幾次經驗以及和其他同行聊天的旁敲側擊之下,香吉士覺得自己和這個後輩完全不對盤。而且,還有一種更微妙的心理困擾著香吉士,他一直說服自己不要去思考這個討厭的想法,但是總是在不經意的時候,他總會發現自己已經陷入這個問題無限迴圈的思索當中。說難聽一點,現在他和索隆口頭上的前輩後輩也只不過是禮貌性的保持風度,在這點上倒是挺有默契的,香吉士複雜的笑了一下,天知道他多想要撕破臉,指著那顆怪異卻好像絲毫沒有人看見般的張狂髮色大喊「綠藻頭啊哈哈哈哈哈!!」
 
 
啊啊,不行。自己又再想什麼了,明明提早來是要讓自己有更多的時間沉澱冷靜,完全的融入狀態當中,結果又閃神了。香吉士懊惱的又搔了搔自己的頭。都是這顆綠藻頭的錯…
 
 
其實今天香吉士非常的忐忑,雖然他自認為已經克服了對配BL DRAMA的心理障礙,但是他還是沒把握自己可以把劇中的角色完整的呈現出來,這時他又不由得想到自己當初第一次正式配音的心情,那時候,雖然只是一個只有兩三句話的守衛,但他卻掌心全是汗的捏著台本,緊張的盯著面前的螢幕,深怕自己出了一點什麼錯,甚至在其他人配音的時候,嘴裡還在喃喃的唸著早已熟記的台詞,揣摩當初可能連腳本都沒有設定的守衛情緒。想到這裡他不由的嘴角上揚了來。
 
 
「老是回想是老化的前兆。」不知道是誰這樣跟他說過,啊啊,這個壞習慣老是改不掉,在最忙亂的時候思考路線就會走個岔子,讓自己分神。香吉士又用力的甩了甩頭,引起索隆的一陣側目,但是現在香吉士連轉頭過去一句語氣不善的「看三小」都沒力氣了。
 
 
現在,離預錄時間只剩下三十分鐘。


------------------TBC--------------------


知道雷了嗎www?那一段我寫的超痛苦的啊!!(幹
就是那裡造成這篇文延宕這麼久才發...(那你還寫個屁
如果不是我他媽的真的寫不下去,原本是要寫到鎖的,切...←誰來拖走她?!


我蠻喜歡跟霽霙說說寫文的事情,因為她比我厲害多了
和他說說文章會變精采(咦?


(電話)
茶:如此如此這般這般...所以我要寫一篇索香的聲優文www
霙:喔。所以你的意思是他們都是聲優...索隆是新人,香吉士是他的前輩這樣...
茶:對呀~不覺得很萌嗎??我光是想到香香看BL漫嚇的要死我就覺得好可愛喔~
霙:喔...那索隆是已經配的很習慣就是?
茶:嗯嗯,中井常....索隆常配...對...
霙:你剛剛說了中井吧!!
茶:呃...我剛剛只是說錯而已...
然後我們又聊了一下,然後我又很自然的叫錯了名字
:....你算了吧!你根本就是想寫中平吧!!


卻,被發現了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