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是廢人我真渣。
  • 206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索香ZS]ECHO第二章



第二章


「大家辛苦了!」「辛苦了!」一陣互道辛苦的聲音此起彼落,此時香吉士緊繃的情緒才真正減緩下來。終於快結束了啊。只剩下最後的free talk部分,這部份就像是輕鬆的閒聊一樣,是沒有太多壓力的。大約再休息五分鐘之後,就要配free talk的部份了。
 
 
總而言之,香吉士覺得自己應該算是平安的度過了這一道難關,雖然配H的時候真的很令人害羞而且一直有種愧疚感在香吉士的心頭縈繞不去,但是只要結果好一切好,香吉士一直是這般的信奉著。「信奉」。
 
 
突然人群裡一陣騷動,香吉士好奇的探身一瞧,發現….「咦!騙人布!」這混蛋還有臉來這裡啊啊啊,香吉士一個箭步上前,扯住了騙人布,右臂一繞便把騙人布鎖在臂膀之中,「你他媽的…..啊~~可雅小姐!」香吉士的語氣和態度瞬間出現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單膝下跪便牽起可雅的纖纖素手在手背輕啄一下,「有榮幸可以替可雅小姐的大作配音在下真是感到榮幸萬分啊!」除了第一次親眼見到這個耳聞已久的名場景的索隆有點驚嚇的瞪大了眼以外,眾人見此場景雖已是見怪不怪,但還是免不住唰啦啦的滑下一條條黑線遮住自己的大半張臉,眼不見為淨,除了騙人布現在哇哇叫著香吉士放開那女孩,以及可雅處變不驚的說明著自己的來意:「你好啊,香吉君。」「可雅小姐不管什麼時候都是這麼有氣質啊啊!!如果可雅小姐早一點來還可以看到我們配音的過程啊,真是太可惜了…不過,可雅小姐今天…」「我是受邀來替你們主持free talk部分的喔。」「咦?」沒聽過這回事啊!香吉士臉上的笑容僵了一瞬,但香吉士終不愧是香吉士,「啊啊,有可雅小姐的主持,相信…」
 
 
相信之後的後話應該也是不用多加贅述,總之就是香吉士窮盡其畢生的溢美之詞堆疊成華美的詞藻以讚揚他「目前」的女神。
 
 
 
 
參與演出的聲優有負責飾演撮合兩人的男同事弗朗基、暗戀著香吉士的女同事薇薇、飾香吉士欠扁哥哥一角的迪巴魯。
 
 
訪問的順序是將由在這片drama裡面戲份最少的角色開始,所以香吉士和索隆當然的被排在最後,他們站的離麥克風有三、四步遠的位置,freetalk比較自由點,不過還是不可以隨意說話就是,香吉士就站著靜靜的聽前方人的對談,隱忍著笑聲。
 
 
他不經意的轉頭一看,發現索隆正盯著他瞧,太過直白、太過無所顧忌的眼神讓香吉士有些不快,香吉士的眼神一暗,認真的迎向索隆的視線的時候,索隆在這時卻把他的頭別開了。應該是沒有什麼特別的意思吧?香吉士這般的說服自己,只是剛好…錯開了眼神而已,況且早就知道這個後輩和自己並不對盤,沒什麼好在意的。
 
 
「接著,讓我們請擔綱中井和哉一角的索隆君,來跟我們說幾句話。」「大家好,我是擔任中井這個角色的羅羅亞索隆,很開心有這個機會可以演出這個受到大家喜愛的角色。」索隆中規中矩的說著,讓可雅不小心笑出來,「啊,這麼規矩的介紹大家是不會滿意的,所以這才是主持人需要存在的意義。」接下來可雅問的問題只讓香吉士肩膀一歪,想著難道這些問題真的會讓人覺得更有意義嗎…,「好了,那最後一個問題是…那麼,擔任受君的索隆君認為香吉君在他第一次的演出表現的如何呢?」索隆像是沒有預料到會有這樣的問題的遲疑了一下才緩緩的開口,「前輩…不管是一般的對話,或是在H橋段都很到味。」
 
 
一樣是很中規中矩,甚至是近似於小心翼翼的答案,但是卻踩到香吉士的大雷了。他…香吉士還不至於要一個入行還不到一年的新手聲優來評斷自己的演出,更何況對方只是一顆綠藻頭啊啊啊,...而且給的評價還…,好樣的,綠藻頭!我記住你了。
 
 
「接下來,就是請到飾演平田広明的香吉士了。」香吉士壓下自己的怒火,看著吧,綠藻頭...
 
 
香吉士靠近麥克風,壓低自己的聲線,用帶著點微顫的低音說,「晚安...各位公主。」整個錄音室靜默了三秒,大家才反應過來,佛朗基和迪巴魯在後排喊著實在太狡猾了之類的話,薇薇和可雅都笑的有點害羞,香吉士帶著點惡意的優越感瞄向索隆,只要一點敬仰或是稍稍失措的表情就可以把香吉士剛剛的不快一掃而空,但是沒想到索隆只是的站在那裡,一樣直勾勾的盯著香吉士,香吉士覺得自己體內的怒火又翻騰了起來,只差沒嘔出一口瘀血。
 
 
「香吉君是第一次演出這一類的作品吧,心情如何呢?」「很複雜吧,一直以來都沒有接觸過一類的作品,老實說花了很多力氣還有時間準備...」香吉士垂著眼瞼的回答著,在配音的時候忘卻的罪惡感在提及己身的問題時又重新的湧上心頭,不應該把情緒帶到工作上面來的,但是腦海裡一直是昨夜女人的沾惹著風情的笑顏,壓不下的煩躁,最後思緒來到索隆直勾勾的盯著自己眼神,他的眼睛,似乎是紅色的...?很少見的顏色,如果不要是那麼惹人厭的眼神就好了...
 
 
「很感謝香吉君的回答,最後一個問題...還是很想知道香吉君的想法呢,香吉君認為索隆君表現的如何呢?」「喔?」香吉士在這一題終於從自己的凌亂思緒中如夢初醒的清醒了過來,他眼睛向索隆站著的方向掃去,這次,他眼眸半瞇主動的對上索隆的雙眼,嘴角微微惡意的翹起,完全是一付挑釁的表情,卻刻意用著輕柔的聲音說道,就像是drama中平田對中井的情話綿綿一般,「啊,索隆君嗎...我都以為我會愛上他呢。」
 
 
 
 
終於是結束了,香吉士吁了一口氣的步出錄音室,沒料到這時候騙人布膽大包天的主動勾上了香吉士的肩,讓原先腳步就有些虛軟的香吉士差點在大家面前出了大醜,平日騙人布是不敢這麼放肆的,許是和可雅的婚期將近,好心情讓騙人布一時沖昏了頭,馬上忘記了不久前差才差一點被香吉士勒死,在香吉士額上已隱隱然浮現青筋的時候還不怕死的加了一句,「為了慶祝香吉士破處,一起去喝酒轟轟烈烈的鬧一場吧!」
 
 
靠北!什麼他媽的破處?再多說一句就把你的嘴給踢爆!!
 
 
但香吉士髒字還沒出口,薇薇就開心的雙手交扣的大力贊同,「是呀,總覺得很有趣呢,大家一起去喝一杯吧。」可雅看來也是一副欣然嚮之的樣子,當然其他人也沒有太多的反對意見,除了迪巴魯似乎有要事纏身匆匆的走了之外,一群人便哄鬧著向居酒屋前進了。嗯?香吉士…香吉士嘛…在在場的兩位女士都表現的有興趣之後,你知道的…又發作了。
 
 
自己怎麼常常是心口不一啊,這毛病…香吉士一邊暗暗淚流,一邊身不由己的向以奇怪名義(自己破處…)舉辦的酒會會場(其實就是居酒屋)前進了。
 
 
 
 
坐定後,大家隨意的點了幾樣小菜,等著酒食上桌,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天,香吉士沒有特別想開口的意願,也隨意的聽著大伙兒聊天,眼睛打量著居酒屋裡的裡裡外外,上至在頂上轉著的風扇、天花板角落的積塵,下至座椅的風格與整間店氣氛的契合度,香吉士阻止不了自己總是會帶著一些自小養大的偏執審視每一家自己進去的餐館。
 
 
明明不是廚師,怎麼會有這般近乎職業病的偏執啊?香吉士不小心失笑,拉回自己的注意力。
 
 
「耶?你少騙人,你酒品超差的好不好!」「混蛋,不要在可雅面前讓我丟臉!」香吉士發現自己剛剛似乎閃神的有些嚴重,話題已經跳了一大段,有些銜接不上。「喂,香吉士你評評理,騙人布是不是酒品超級差的?」話題突然因為弗朗基的一個發問轉到自己身上,大家的眼睛也跟隨著話題的一轉移到自己的身上來,這讓還沒有完全搞清楚現況的香吉士笑的有些尷尬,不確定的順著話端回應著,「對,對。他酒品真的超差的。」語畢還刻意表現的極為惡意的樣子,挑眼看了一下騙人布,後者完全被香吉士的眼神激怒,嗚啊啊的大喊著跳了起來,一腳踩在凳子上指著香吉士反唇相譏道:「你還敢說咧,你自己又好到哪裡去!!」
 
 
香吉士只冷眼一瞄,逕自轉過去接下服務生方方送上來的小菜和酒。騙人布完全被香吉士的反應給激怒了,他又開始哇哇的叫起來,這反應讓香吉士滿意的勾起嘴角,但是接下來騙人布的那句話卻讓香吉士的臉瞬間垮下來…,「你少來,索隆比你強多了,酒品超好的哈哈!」
 
 
一群人話題的走向很難控制,尤其是當人數越多的時候越難,哄笑間,很難再有人可以發現當中任何一個人的情緒是不對勁的。即使有再好的朋友在當中也是一樣的,畢竟自己並不是對方最在意的人事物。所以騙人布不會發現香吉士的表情,當下他被可雅的笑顏吸引著。弗朗基也不會發現香吉士的異樣,因為當時他正準備接騙人布的話,大笑著拍著索隆的背,喜孜孜的像是誇耀自己一般的說,「咦?應該說是酒量好吧!對吧,索隆?」,而薇薇和可雅笑著看著索隆,期待接下來索隆會說出有什麼有趣的搭話,零星的聲音應和著似乎真的有所耳聞之類的話。香吉士擰了一下自己的圈圈眉,便立即舒開,裝出一臉輕快的樣子也混在當中勉強著自己打哈哈,和大家一起鬧著笑著,盡力讓自己忘記一直縈繞在心頭的低彌情緒。
 
 
總之在大家拱著要見識索隆酒量的玩笑話下,索隆也不推辭的喝下一杯杯大伙遞來的酒,幾乎是一口一杯的可怕速度,讓大家更加興奮,不住的喧鬧。好像真的是遊刃有餘的樣子啊…這時香吉士默默的灌下手中的那杯清酒,有點不開心的想著。
 
 
該死的,該死的。香吉士的圈圈眉越皺越緊,張口又是一杯斟滿的清酒下肚。
 
 
羅羅亞,羅羅亞…索隆…


--------------------------TBC-------------------------------


對不起,我知道中井和平田那裡很白目XDDD
L大跟我說可以用全名,所以我就從善如流了(幹


通常阿茶在寫文章的時候會習慣打底稿,因為面對電腦,我的頭腦就是一片空白(砍掉重練比較快啦你
約略寫一下大綱,就會讓碼字順遂多了...
但是當中的細節變化度還是很大,用字什麼的,都是取決於當下在在電腦前的直覺反應(毆
很不幸,我在寫後面的時候,心情不是很好...(暗淡)


人生實難,大道多歧。
雖然我走的不是大道,我也無意步上,但我無法否定前一句,
德文課老師敎到lieden這個字,意思是受苦,
接著她接了一句,大家覺得生活是受苦的嗎?
我不由得點了點頭,霽霙在我旁邊,他也微微地頷首,老師似乎有點驚訝有人同意
她接著說熱情的德文是Leidenschaft,有熱情就註定要受苦。
是啊...我靠北的又在憂鬱個三小!!!(摔


對不起,阿茶要退駕了(逃走)
我寫的東西會隨著我的心情跑,很不穩定,
我絕對不是寫這些話來討拍拍的喔!!(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