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是廢人我真渣。
  • 2069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索香ZS]ECHO第三章

 
 
第三章
 
 
香吉士屏氣凝神的在蛋糕上面擠上最後一朵奶油花,鬆了口氣的彎起了嘴角,「好了,完成了。接下來就是…」優雅的轉了個身子,輕柔地執起兩個雅緻的小杯,細心的將它們個別放在小盤的正中央後,流利的拿起剛剛已經事先溫過的茶壺,巧手舞動之下在壺中譜出了濃郁的紅茶香氣。香吉士的心情是難得一見的好,連他自己都感覺的出來,開心地腳都輕輕的在地板上輕踏著拍子,隨著海浪的一搖一盪,似乎是可以舒服到打呼的一個美好午後-如果不是一個誇張的撞擊聲把香吉士自這美好的氛圍中喚回了神智。
 
 
香吉士有些心慌的摔開了廚房大門、四顧探望,發現船體被撞破了一個大洞,不過他在看到眼前的場景竟是安心了下來,只要不是波及到他的廚房和…和什麼來著?總之,他覺得是無所謂的。突然一個罵咧咧的聲音從遠處傳來,香吉士聽著耳熟,「耶?弗朗基?」「你這混蛋一天到晚就會破壞我的船啊!跟一群年輕人一起航海就是…完全沒有穩定的生活可言啊。」弗朗基指著空氣(至少在香吉士眼中是如此)破口大罵,接著像是變戲法一般的將剛剛的一個大破洞瞬間抹平,船體變的比之前更加嶄新…香吉士看著眼前的場景,他以為自己會很驚訝,但卻沒有。香吉士平淡的從口袋裡抽出一根香煙銜在嘴上,點上火才在悠悠地吐出一口煙之後向弗朗基說,「五分鐘後告訴那些混蛋(是哪些人?),下午茶好了。」語畢,他就逕自的踱回了廚房,熟練的拿起蛋糕刀,將蛋糕分成九塊,其中一塊特別的大,另外裝了三份起來,不知道為什麼,在裝最後一份的時候火氣特別大?他將三份中的其中一份藏到壁櫥中,壞笑了一下,端起了另外兩份蛋糕,加上溫度適中的紅茶一步一顛的向外走去。
 
 
自己…,自己究竟是要將這兩份茶點送到何處呢?蛋糕是為誰而做?紅茶又是為了誰細心熬煮?
 
 
腳步遲疑,最終停了下來,他垂下眼瞼看著紅茶上的白沫拉成了一個漂亮的螺旋在杯中不斷旋轉,白沫和自己現在愁而不展的圈圈眉兩相映照著,杯中的白沫像是要找到一個出口卻遍尋不著的慌亂的、重複的、近乎固執的尋求的同一條途徑。「沒有用的。」香吉士在內心小聲的低語著,像是要告訴自己,又像是勸退杯中白沫無意義的舉動。(「對著無生物說話是老化的前兆。」該死的,這又是誰告訴自己的?)
 
 
香吉士混亂的眨了眨眼,不是很開心的下午時間嗎?是哪些人的下午茶時間??
 
 
剛剛的好心情,現在完全糾成了一團,是不是,有很重要的地方出了錯…可惡,為什麼好像什麼都無法思考,腦袋亂成一團,好重…好沉…嗚!
 
 
「喂,水。」一個熟悉的聲音打亂了香吉士現在所有的思緒,還是應該說踢翻了香吉士目前所有的思緒更加穩當一些,「啊?你在說什麼莫名奇妙的話啊?!」口氣不善的直覺回應,自己的脾氣不知道為何瞬間被引炸(香吉士自認為自己是位紳士十足的好好先生),剛剛轉身要跟身後這個光是連聲音都聽起來都很欠扁的傢伙大打一架,起碼也要大吵一架的時候,一個冰冰涼涼的東西貼上香吉士的臉,讓香吉士嚇的跳了起來。
 
「你混蛋綠藻頭在做什麼!!!」隨著被引爆的情緒,香吉士吼了出來。
 
 
 
 
「你混蛋綠藻頭在做什麼!!!」隨著被引爆的情緒,香吉士吼了出來。
 
 
眼前是索隆光裸著上身,一張面無表情的臉只在香吉士面前十公分,說是面無表情但仔細看會發現他太陽穴附近有根青筋在狂跳就是。香吉士反應不過來的用力地眨了好幾下眼睛。
 
 
…所以現在是什麼情況?!
 
 
香吉士努力地用混亂的腦袋處理著現在對他來說太過複雜的情況…自己坐著的地方是…床,眼前是綠藻頭,而他正坐在自己面前,是同一張床,而且自己原本穿在身上的襯衫不見了,啊不,在廁所門不遠處被揉成一團…丟在地上了。香吉士緊張的嚥了一口口水,頭很重,喉嚨很乾,身上也黏黏的很不舒服…
 
 
為什麼自己會在這裡…昨天…昨天喝了酒,很多酒,然後什麼都不記得了,然後是床、被揉皺的襯衫、綠藻頭、昨天一起配的BL DRAMA…BL、BL…和綠藻頭…似乎在一瞬間,有什麼東西微妙的被連了起來…
 
 
「媽的!」咱們的香吉士小盆友覺得自己受到了委屈眼眶一紅牙一咬,以手撐床便使出了家藏絕活羊肉☆SHOT。沒料到香吉士突然來這麼一腳的索隆整個人被踢翻了過去,手上剛剛那杯端來要給香吉士的水有在空中完美的翻了540度在直挺挺的砸在索隆的綠藻頭上,徹底的「灌溉」了一番。香吉士愣了兩秒。將蓋住下身的棉被一拉遮住自己光裸的上身,又突然覺得窩囊的扯下已經蓋住自己胸口的棉被,有些惱羞成怒的質問著索隆,「現、現在是什麼狀況?!」
 
 
兩人沉默的對視了幾秒,看著索隆的眼睛,香吉士總覺得自己好像說錯了什麼話似的,怎麼有種氣短的感覺?
 
 
香吉士有些狹促的瞪著索隆,索隆也回看著香吉士,沉默繼續持續了一陣子,索隆皮笑肉不笑的說,「前輩…怎麼一付三貞九烈的樣子,昨天晚上…你可不是這樣子的喔?」香吉士怎麼聽都覺得這句話聽起來很微妙,自己昨天晚上…有醉到失去理智對綠藻頭…!!不可能啊啊!!香吉士慌亂的在空中揮動著雙手,毫無章法的否認著,「嗚啊啊啊啊,你在說什麼危險的事情啊,綠藻…羅羅亞!」索隆冷冷的看著眼前的人,似乎也不想在玩前輩後輩的禮貌遊戲了,毫不留情的向香吉士進行精神上的攻擊:「是誰昨天晚上三兩杯就喝攤?還揪著我的衣領用莫名奇妙的綽號稱呼別人?」香吉士額前的一滴冷汗劃過臉頰,看來昨天自己完全失態了,索隆看到香吉士楞住的樣子嘴上更加不饒人的趁勝追擊著:「是誰擅自醉昏在別人面前,讓對方不能跟大伙兒去續攤?又是誰吐的別人和自己一身穢物,讓對方不得不把衣服脫掉,然後讓一個白…讓前輩誤會?」香吉士現在已經完全無法思考,包括對他而言僅僅是個後輩的索隆不善的口氣或是毫不留情面的話語,因為現在香吉士的腦袋已經被同一句話刷屏:
 
 
自己欠這顆綠藻頭欠大了啊!!!
 
 
 
 
香吉士記不太清楚到底最後自己是如何從那個尷尬的地方脫身的。
 
 
只記得自己慌亂的套上放在包裡面很久的備用襯衫,有點潮味,從皮夾裡抽了幾張鈔票塞進綠藻頭的手裡,印象最深的是在步出房門前自己有點腦袋發熱的轉頭向索隆說,「我欠你一次,下次請你喝到爽。」在索隆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之前,香吉士就碰一聲的摔上門,試著要把剛剛紛亂的一切截斷在身後。他以為他成功了,其實也只是到幾近成功的地步。如果他不在步出門之前腦袋發熱的丟下那一句話,那後來的一切就不會發生。
 
 
 
 
「嘖,竟然沒電了,蓄電量也太差…」香吉士一邊快步的穿過街道,一邊將手機重新塞回褲袋中,低聲咒罵著,「幹…」
 
 
原本是急躁的步伐突然緩了下來,香吉士停在一間花店前,店裡花香滿庭,空氣中盈載著各色花香。身後車水馬龍的街道,鳴響的喇叭聲削弱著所有用路人的理智,一聲一聲的將人逼向崖邊,似乎隨時就會失控,而汽車排出的廢氣又將一切模糊,使人眼盲,使人目眩。一片蒼灰色的天罩著無色的大地,只有這裡,他步入的這間花店,是彩色的。
 
 
香吉士最後帶著綻放的嘴角,捧著一束笑的燦爛的玫瑰步出店外。
 
 
香吉士看見的是點綴了這個城市的鮮花,他想看見的是收到花時,女人綻成如同春風輕撫的鮮花,他沒看見是的是在對街的索隆,看著香吉士對著眼前的束花笑成令人舒爽的,春風。


-----------------------TBC------------------------


啊啊,這一篇應該可以很明顯的看出我心情超好的(炸)
看用的字眼就知道了wwww


阿茶有一點文字癖,會對特定的用詞有特定的看法
當然這是只屬於我個人的看法,所以在我用某些詞彙想表達的...傳達不到(哭泣)
我終於懂少數說的心理折磨了....PP師,C神...(淚目


寫ECHO時,越來越覺得力不從心,我是沒在寫文章用下太多心的人,我比較認真在玩的是畫圖...(雖然也沒好哪裡去)←擊沉
所以在寫的時候,常會感到一種力不從心的感覺...越到場景的描寫越明顯,好的作者是可以一筆帶出整場的氣氛的,不好的賣弄半天還是辭不達意...(淚奔)←再次被自己刺傷
阿茶,最會的就是嘴砲了喲(幹
就是那種隨口幾句呼攏人的那種


對不起,荼毒各位的眼睛,但是還是請容我涎著臉要大家看下去吧!(巴
難得預告一下,下一章痲子哥會出現呦!!!很開心吧!對不?對不?
.........我、我我回去潛水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