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是廢人我真渣。
  • 2069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索香ZS]崩壞系列1






粉紅百分百
 
 
第一幕:香吉士入團幾個月,日常
 
 
索隆看著眼前的金髮男子在料理台前忙的昏天黑地,身上的襯衫俐落的三折上捲將袖子端正的安上了手肘,手捏著長柄竹筷翻著鍋內的炸雞,香味四溢。
 
 
沒有辦法再欺騙自己了,他清楚的知道了,在索隆看到香吉士露出來的那一節白皙手臂的時候他終於明白了自己內心騷動已久的謎樣情愫。這個新到船上的夥伴,沒多久就突破了索隆的層層心防,深深的駐進了自己的內心…在爭吵中萌發感情,在互毆中擦出火花,經過了幾個月的情感交流(?)終於在今日索隆確認了自己的心意。
 
 
他鼓起勇氣上前,向香吉士搭話。
 
 
要拿什麼開話?就香吉士身上那件適合他的…嗯,稱讚一下…
 
 
「喂,廚子。」索隆有點彆扭的避開了名字喚著,香吉士聞聲以一臉扭曲的怪異表情轉頭過來,口氣不善地反問,「綠藻頭有何貴幹?」滿腔的熱情被澆了一頭冷水的索隆白眼一翻,拼命忍下內心罵娘的衝動,用平淡的語氣說著。「那件,我一直很想問,不覺得很…噁心嗎?」「啥?」

 
在索隆詞不達意、愛在心裡口難開的發言結束後,眼前是理智線明顯又多崩斷三根的香吉士,臉上的表情崩壞度比起剛剛顯然不是同一個檔次,「老子身上哪件衣服會比你那件萬年不洗的腰封噁心?」香吉士三言兩語的搧風點火就輕輕鬆鬆的讓索隆打蛇隨棍上,引爆了那顆額頭上三不五時跳著青筋的綠藻頭,剛剛勉強忍下的髒話就隨著瞬間迸發的怒氣傾洩而出。「你TMD的混蛋,老子問你身上這件顏色娘娘腔的黑白熊肚兜是哪招?穿在自己身上不會覺得噁心嗎?」索隆千不該,萬不該,不該抨擊香吉士引以為豪的穿衣品味,畢竟索隆的悲慘的穿衣風格是大家有目共睹,香吉士在聽到自己高尚的穿衣品味被質疑 (而且還是被只會穿老頭衫和發霉都看不出來的綠藻肚兜的白痴劍士質疑)只差沒嘔出一口瘀血。
 

「媽的!!」香吉士啐了一口,索隆還來不及反應,腿隨風至,香吉士一擊「腹肉」便朝著索隆的腹部掃了過來,飛過大半個廚房的索隆以完美的拱橋姿態破門而出。一陣眼冒金星之後,索隆擰著眉睜開眼就看到一陣黑色的炫風向自己的腦門襲來,秋水在最後的千分之一秒及時抽出格檔,這是索隆在各個用餐時間被襲擊所訓練出來的反射神經。香吉士這一下如果沒有閃過,可能後來五十多集的冒險故事就不會有草帽海賊團羅羅亞索隆這一號人物存在了,因為我們的大劍豪可能就只能在療養院垮著半張臉呵呵呵的滴著口水傻笑了。
 

「綠藻頭你對老子有什麼意見你就直說,他媽的我的衣服和你是同一個檔次的嗎?」香吉士腿鋒凌厲,讓索隆也有些左支右絀,最後這場架依照定番的停止在娜美的愛的鐵拳之下,在香吉士聲聲的「娜美小姐的鐵拳真刺激」、「有空的話多來打打小香香」云云的抖M發言,索隆幽幽的嘆了一口怨氣。
 

自己只不過想說沒想到這種娘娘腔的顏色可以穿在男人身上,很適合你…
 


 
第二幕:Davy Fight Back之萌萌戰前,日常

 
索隆原本以為自己一輩子應該是沒有機會見到晨曦了。

 
其實香吉士沒有設定鬧鐘的習慣,一直以來支配他起床時間的是他的生理時鐘,這是在海上餐廳時期就已經養成的習慣了。在一整群海上餐廳的廚師竊笑下被哲普(臭老頭)一陣連踢帶罵的從床上揪起來,其中還有一些人是自己在睡前千拜託萬拜託請明天一早一定要把自己挖起來的熟悉面孔,對一個幼小的心靈會造成多大的傷害只消看我們面前這位命苦的金髮廚師就可略窺一二。當一片灰茫茫的天空東邊方方翻起一層魚肚白,香吉士就強迫症似的趴搭一聲地自動張開右眼。

 
而香吉士窸窸嗦嗦的掀開被子,自吊床上輕聲地跳下的時候就會喚醒了原先上下眼瞼黏得死緊的劍士,「為什麼又在這個時間醒了啊…」索隆有點賭氣的閉上眼睛,嘗試喚回一直與他相處愉快的周老先生,但是明顯的失敗了,「只能等他出去了…疊被子…把魯夫的腳從騙人布的肚子上移開…換衣服…出去梳洗…」索隆在心裡無奈的開始默唸著香吉士接下來會做的一連串的動作,並且認命的等待香吉士出男生寢室之後再重新入眠。

 
「?」原先細微的聲響在香吉士執行完第二個動作之後突然停滯了下來,索隆不由得重新張開雙眼,半瞇著眼試圖在昏黑的房間當中辨認出香吉士所在的方位,所幸香吉士的燦金髮色在微弱的晨曦之下仍是惹眼的蘊著淡淡光輝,這讓索隆毫不吃力的發現香吉士現在杵在衣櫃前微微偏頭沉思著。嘴角微微勾起的索隆小心翼翼地滑下自己的吊床,在連對方都沒有發覺的情況下,索隆自背後輕輕地環住香吉士的腰。

 
「嗚嘎──」「閉嘴,嗚嘎。」被香吉士嚇到的索隆捏住了被索隆嚇到的香吉士的雙頰嘶聲的警告著,「你想吵醒所有人啊,白痴。」突然一個軟軟濕濕的東西貼上了索隆的手掌輕輕的挑弄著,讓索隆脹紅著臉鬆開了摀著香吉士的手,「你!」「噓,你要吵醒大家啊?」
 

香吉士的壓低著嗓音,壞笑著。因為長期的吸煙習慣醒的特別慢的喉嚨讓香吉士現在的嗓音聽比來比平日更為低濁沉稠。

 
「咕嘟。」索隆嚥下了一口唾沫,壓抑著現在就把廚子推進衣櫃裡的衝動,把頭埋進香吉士的肩窩帶點鼻音問著,「怎麼不快些換衣服?」聞言,懷中人一僵,眼神帶了點殺氣的掃了過來,「…平日那件好像被某人給撕壞了,所以我現在很苦惱。」「…」索隆無言了一下,手越過香吉士的肩頭抽出了衣櫃裡的其中一件襯衫,壓在香吉士胸前,說,「就這件吧。」「咦──?」香吉士抓到了小辮子的拉長了音,「之前是哪個白痴說什麼這顏色很娘娘腔什麼的啊?」「就不是那樣…」否認的力道疲弱,但是索隆也說不出口那天自己內心活動的真實情況,只能彆扭的偏過了頭避開香吉士的目光,香吉士對索隆的軟肋狠狠的捅了一下狀似滿意,掙開了索隆的懷抱,一邊套上粉紅色的襯衫、束上粉藍色的格子領帶,一邊得意的調侃著索隆,眉眼間沾惹著風情,「死綠藻終於長了點腦袋啦?穿在本王子身上的衣服哪有不好看的道理?老子終於不用在意你那悲慘的審美觀…」「嗯?」「啊?」索隆突然打斷香吉士滔滔不絕的調侃讓香吉士有些錯愕,疑惑驚懼的眼光盯著索隆輕挑的笑彎了嘴角,「原來你這花癡這麼在意我的眼光啊?」

 
在香吉士摔開索隆、罵咧咧的吵醒一整船的人之前,索隆得意的咬上香吉士泛起紅雲的臉頰,清清楚楚的留下了一排齒痕。
 

 

第三幕:電影版10,整裝
 

香吉士在只剩下一人的男生房間悠悠的換裝,再過不多久就要上岸了,除了自己以外的其他人似乎都已經整裝完畢,香吉士在房內就可以聽到外面的吵鬧聲,魯夫完全是坐立難安的狀態啊…。突然,門有點暴力的被摔開,香吉士有點受到冒犯,匆忙的把橘色短褲拉上腰間,擰著眉頭瞪向門口已經換裝完畢的索隆,對方倒是眼神波瀾不驚的直直地看向仍然是光著膀子的香吉士,他帶上門對著香吉士語調平平的說,「娜美說等一下就要上岸了,動作快些。」「知道了。」
 

「知道了。」比起剛才香吉士的口氣多了幾分不耐。「我說我知道了。」「喔。」香吉士再次地擰著圈圈眉看著不為所動的索隆,有點無奈,有點上火的說,「你他媽的還有什麼事?」「沒有。」「所以?!」「……你不穿…」索隆的聲音幾乎小到聽不見,光著上身的香吉士一隻手滑進衣袖內,「說地球話,綠藻星語我聽不懂。」「……你不穿空島那件襯衫嗎?」雖然聲音仍是不大,但香吉士終於聽到了,正要隨口的酸個兩三句,眼睛一掃,遮著半顆綠藻頭繽紛斑斕的花頭巾跳進了香吉士的眼中,「耶……你是初戀中的初中女孩啊?」口氣之險惡讓索隆幾乎都可以看到香吉士的狐狸耳朵及狐狸尾巴具現化了。

 
「什麼初中女孩?娜美那女人明顯過了吧?」「膽敢再說娜美小姐的壞話我就撕爛你那張綠藻嘴!」香吉士呼了一口長氣,冷靜下來之後才回復原本的險惡表情和欠扁聲線,「我、是、說,羅羅亞大劍豪,不會是想著什麼情侶裝之類的爛主意吧?」
 

索隆沒有承認也說不出違心的否定話語,只唰地一聲滿臉通紅,洩憤似地一聲「混蛋!」脫口後便逃難似的快步向門口走去,香吉士急忙地抓住了對方,難得自己在上風怎能放過大好良機不多加恥笑一番,以洩平日被壓、壓…著打的份上。
 

「看來我是說對了吧綠藻頭?」香吉士惡意的擠著眼眉,想激怒方才回過頭的綠髮劍士,但顯然香吉士同學聰明一世糊塗一時地並沒有想到現在自己的衣著狀況,粉紅色的襯衫只套進去了一隻手,大半的肉色肌膚大方地露在外面招搖,索隆看著眼前這個鬍子一向都刮的不是很乾淨的情人,手指就點上了他的腹肌,「花癡廚子,痕跡要好好遮好知道嗎?」「嗯?」香吉士低頭,發現眼前的情況顯然是做賊的喊抓賊,正欲開口大罵,沒想到索隆竟執起另一隻袖管替香吉士套進了另一隻手,接著彎腰替香吉士一顆顆的扣起釦子。
 

「粉紅色是不錯,可是…真的不穿空島那件喔?」索隆像是自言自語的抱怨道,「喂喂,你這顆綠腦袋可以放一些除了睡覺和喝酒以及舉起來放下以外的東西嗎?」「哪種舉起來放下?」「夠了,」香吉士決定直接說出答案,再接下去難保索隆不會突然決定先來一發,「我是說那件衣服不是已經壞了,在戰鬥時弄壞了。」「喔。」
 

「喂喂,不必扣到最上面那一顆吧?很難呼吸耶。」咬。「現在需要了吧?」
 

「靠!」

 
 

第四幕:克拉伊咖那島,已改造完畢,各個意義上

 
「娜美小姐,小羅賓,我們回去之後,一定可以成為好朋友的。」螢幕上穿著粉紅小洋裝拎著桃紅高跟鞋的香吉士搭搭搭青春地在海邊踩出一朵朵的小碎花,向世人如此的宣告著。
 

螢幕前是培羅娜兩隻眼睛瞪的像是碗公一樣大,臉上的表情不知道要歸納到驚恐還是反胃,顫抖著雙手扶起原先放在腿上的遙控器,使盡全力的按下了電源鍵,電視機回到原先的一片黑暗,下一秒培羅娜驚恐的扯著嗓子問著坐在他身旁的索隆,「這是你們的船員吧?!太噁心了吧?一點都不可愛啊!!!」「香吉士…不意外。」

 
索隆過於溫柔的聲音讓培羅娜嚇的扭過了頭來,只見眼前穿著庫馬希布偶裝只露出一顆頭的綠髮男人眼底蘊著款款深情,雙眼直直的看向已經沒有影像的電視,沉迷在自己冒著顏色有點噁心的粉紅泡泡小天地。

 
「!!」培羅娜發出了無聲的驚叫,下一秒她撲上了內含綠藻成分的布偶裝痛哭流涕,把眼淚鼻涕一股腦的抹到布偶裝上痛心疾首的尖叫著,「庫馬希!!你怎麼了啊啊啊!不要壞掉啊!!」在培羅娜震天的哭鬧聲中,我們未來的大劍豪用他最引以為傲的專注力阻絕了外界一切的聲音,專心的沉醉在腦內劇場中──與香☆吉☆子火辣辣、甜蜜蜜的女裝PLAY時刻,揪咪。


THE END


感謝各位看官閱讀到這裡,我已經完全是個鄉民了嗎?
裏面一堆宅梗是哪招...不,我不鄉一點都不鄉啊啊!!!
在下只是想試著用另一種風格詮釋索香而已...
這如順利的話應該會發展成系列文吧?崩壞系列這樣(炸
ECHO的話,我最近忙著期末考,這種比較傷腦的風格...等我考完我努力好嗎?
絕對不是因為這篇文是長文所以我就超想坑了他,絕對不是!

話說這幅畫的配圖還是照例放一下XD
我畫了一個我最喜歡的畫面wwww



下一篇目前的進度是近2000字,雖然終點在雲霧渺茫中...我也不能確定我會寫幾字
這次這篇我還沒想好劇情(刀砍)
原本預定要寫的骯髒物,我想另外獨立一篇可能會比較好w就我昨晚思考的結果(菸


媽啊,我真的好想畫香吉士和索隆!!
這幾天我的計算紙上都是索隆的樣子(巴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