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是廢人我真渣。
  • 2069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索香ZS]崩壞系列3---兩年後。(上)

以下正文。


時光荏苒歲月如梭,所以就讓作者省一份力是一份力的省略掉相遇重逢的贅言因為尾田絕對會交代的呀揪咪www。


原先,香吉士還慶幸著自己不是以一身艷麗女裝出現在草帽海賊團的夥伴面前,但是一切和他所想像的不一樣,大家看著他的眼神變了!!香吉士驚恐的在回到千陽號上沒有多久便驚恐的察覺到了。事實上,也很難不察覺。
 
 
一處理完尾田在爽爽地畫完大戰之後的艱鉅任務,好不容易回到千陽號和伙伴們團聚,這是多令人興奮的事情!眼睛又可以重新獲得船上兩大美女的滋潤,不必在看島上那些害香吉士連飯都吃不下的可怕長相,剛上島不到兩個星期就掉了五公斤的可怕人妖,屁股也可以...啊不是,他是指腳可以狠狠踹到綠藻頭的肚子上解這幾個月來的悶氣...
 
 
在香吉士在內心盤算的正歡騰時,喬巴一個縱身撲到香吉士的臉上,緊緊的用自己的蹄子圈住香吉士的臉,如果不是知道這是喬巴的話香吉士會懷疑眼前這隻疑似馴鹿的東西其實是以讓自己窒息為目的來攻擊自己的面部。原本以為是久別相逢分外熱情,但喬巴的言語卻隱約的透出一抹詭譎的味道:「香吉士...對不起,我沒有當個好醫生,竟然讓你自己忍受了那麼久...朵麗兒醫娘哇啊啊啊啊啊!!我對不起啊啊啊...嗚喔喔喔」鼻涕伴隨著瞧巴的哭聲從籃鼻子裡輕快的歡瀉而出,產生的速度和濃稠度都似乎對於窒息香吉士這件事有加成效果,香吉士正準備為自己下一秒的空氣奮鬥的時候,這時加入了另一個男哭音開始產生了微妙的二重奏。
 
 
「可惡,我才不會因為這種事感動了,廚子小哥是因為顧及大家的...啊啊啊,可惡,多堅定的夥伴情誼啊,大家都明白,不用在繼續這樣壓抑下去了...嗚嗚...」香吉士不知道自己的理智還能撐多久,他轉頭,想向剛剛走到他左後方的騙人布求救,叫他來制止眼前這兩個說著莫名奇妙(但有意外的有些耳熟)的話語的白痴,沒想到騙人布只是吸了吸鼻子,一付大義凌然的樣子自顧自的看向萬里晴空,明明連隻海鷗都沒有是在看三小!!!香吉士還來不及吐槽,便被騙人布接下來的一席話打擊的說不出話來,瞬間石化,「現在,沒關係了香吉士,大家都可以理解,以後,你可以穿任何你想穿的衣服...包括女裝。」騙人布帶著點嚴肅的語調讓香吉士感到很滑稽,但是現在他真的笑不出來啊!!!什麼叫包括女裝啊?!大家都知道了嗎...不會吧,他明明是穿著本來的衣服....
 
 
「啊哈哈,香吉士穿那樣也很好看啊!」船長笑的沒心沒肺,一臉陽光的猛戳著香吉士的痛處。那樣!是哪樣啊啊啊!!!香吉士想要仰天怒吼。
 
 
「可愛的...can...dy,」布魯克不是很熟練的說著英文,「可以讓我看看你的內褲嗎?雖然我已經看過了呦霍霍霍霍。」什麼candy?什麼看過了?!為什麼布魯克說的話好像喚醒了他已經打算埋在心裡深處的一個黑暗的回憶...香吉士背脊一陣涼意直竄上腦門。
 
 
死勁的拽開巴在臉上的喬巴之後,映入香吉士眼簾的是草帽海賊團的兩大美女,在香吉士面前柔情似水的對著香吉士笑著,「啊啦,香吉君,今天怎麼穿的這麼素呢?」「啊呀,航海士小姐這麼說會讓廚師先生害羞的。」兩人的眼中都閃著狡黠的光輝,和前面那些搞不清楚狀況的傢伙相比,香吉士的親親娜美桑和羅賓醬的這種態度讓香吉士更是摸不著頭緒,這時眼前的冰淇淋x2突然向兩旁側開,從中間擠出一個香吉士永遠嘴硬說是有礙瞻觀的綠藻頭(但是眼神大概有一半的時間是黏在他身上,手和腦袋...(ry ),香吉士帶著挑釁的迎上來人的目光,卻發現似乎一切都不同以往。
 
 
索隆的眼神讓香吉士很難形容,比起平常更直白、更深沉,原本以為是萬年發情種又發作了,但是仔細看還是發現是不一樣的...
 
 
「哼。」索隆勾起嘴角,朝著香吉士挑釁的笑了一下。這麼個自信滿滿的笑容讓香吉士瞬間炸毛。「臭綠藻頭你!!!」香吉士一個箭步上前,揪住索隆的領子,原本以為接下來是一如往常的大吵一架,然後一切煙消雲散—連帶現在船上的微妙氣氛一起,但是索隆低下頭來,在香吉士的耳邊輕聲的說,「很好看喔,那件粉紅洋裝。」
 
 
!!!!!!!!!!!!!
 
 
粉、紅、洋、裝!!!不會吧啊啊啊,香吉士臉部表情瞬間崩潰,大家今天的反應這麼奇怪,雖然他、他一直盡力無視告訴自己其實只是他想太多,但是眼前這顆綠藻頭無情的打碎了他的妄想,都知道了,大家都知道了啊嘎嘎嘎嘎!!
 
 
香吉士脹紅著臉,從索隆的身邊跳開,緊張到口齒有些不清的說,「什、什、什麼東西,白、白痴劍士你在說什麼?!」「啊哈哈,香吉士沒關係啦,」船長咧著大嘴,笑的開懷的跳上前來,拍了拍香吉士的背要他打起精神來。「大家都已經知道,而且沒有人會在意的啦!」
 
 
我在意啊我在意啊我在意啊啊啊啊。香吉士跪在地上,淚濕春衫袖,哭的不能自己,「不是的嗚嗚,各位,我....嗚...」「沒關係,我懂,我真的懂,可惡,我才沒有因為這點小事情感動...嗚嗚嗚」佛朗基覺得世上沒有更感人的事情了。一方面是大家理解相處已久的夥伴的特殊癖好,另一方面是為了船上夥伴隱忍了許久內心火熱慾望的香吉士...佛朗基大掌一拍,力道之大讓香吉士跪在地上咳了半天差一點嚥下最後一口氣,在他澄清未遂之刻便被大夥兒久別重逢的熱鬧氣氛趕到廚房當中去準備大餐,香吉士咬著下唇只能一邊暗自垂淚一邊認命的捲起袖管掄起菜刀、操起鍋鏟開始他的愛的料理教室。當然,穿著他的粉紅圍裙。
 
 
廚房外是羅賓和娜美透過窗戶往內看,「呐,羅賓姊姊,我們會不會太過份啦,看香吉君都哭成那樣子。」「啊呀,不是妳提議的嗎?」「是啦。不過大家都誤會就算了,連索隆都...」「嗯,我想,有奇怪癖好的人應該不是廚師先生吧。」羅賓笑盈盈的說完這句爆炸性的話,讓娜美驚訝的瞪大了眼睛掩起了嘴,「不會吧...他平常看起來...」「呵呵,誰知道呢...」
 
 
廚房內是香吉士正苦思著要如何解開誤會,被誤會是小,重點是人格上的屈辱真的很難去無視,他最怕的是哪天集英社腦抽風,突然決定來個什麼香吉子(與人妖)的甜蜜時光,出了一版粉紅色洋裝POP....他要從哪裡生出勇氣繼續在這個世界上活下去...
 
 
在香吉士還沉醉在這個可怕的幻想之中的時候,突然索隆無聲無息的閃進了門。
 
 
「香吉士...」中井和哉,啊不是,我是說索隆的聲音,低沉性感毫無預料的在香吉士的耳邊炸開,讓香吉士差一點把手上攪拌到一半的奶油連帶著鍋子摔到地上。這傢伙什麼時候進來,自己竟然沒有察覺,而且...名字,綠藻頭直呼他的名字?!不會吧...
 
 
接著下一秒天旋地轉,香吉士嚇的瞪大了眼睛,眼前的景物不再搖晃的時候,香吉士發現自己正倒在死綠藻頭的懷裡,索隆的手臂像是鐵杆一樣撐住香吉士的腰桿,上身沒有支撐力的香吉士微微的向後仰,隨之而來的是索隆欺上來的上身,近的似乎可以感受到索隆每個呼吸的間格。「怎麼不穿了呢,那件很好看呀...我是說那件粉紅的洋裝...」索隆一邊說手一邊滑進香吉士的衣服裡,似乎想要剝掉圍裙裡面的那件襯衫,來玩裸體圍裙...?
 
 
香吉士瞪大了眼睛,無法置信眼前的情況,「你...」「嗯?」「你TM把我當成了誰啊!!!」香吉士掙開索隆的手,在摔在地上之前一個迴身完美的著陸,穩當的半跪在地上。「你再用這種語氣跟我說話試試看,想死的話,我就讓你如願以償!!」「哪種語氣?」索隆大惑不解。「媽的,你乾脆不要說話、不要呼吸,這種事情都不明白的話不如去...可惡,跟你這種人說話根本一點用也沒有!」香吉士已經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了,明明和自己在一起那麼久的情人,竟然連自己希望被怎麼對待,甚至連自己是怎麼樣的人都不明白,一點都不想被發現自己穿女裝這件事,一點都不想被大家用這種眼光看,一點都不想被當成這樣的人對待。
 
 
為什麼會被蒙蔽?為什麼會看不清呢,綠...,索隆...
 
 
囧囧。窗外是兩張囧臉相對,「是白痴嗎?!那傢伙!!!」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