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是廢人我真渣。
  • 206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索香ZS]ECHO第四章


第四章



天還濛濛亮著,香吉士就睜開了眼,自小養成的習慣了,以前在餐廳的時候總是要在上學前就起來幫忙家裡的事業,久而久之,自己也習慣了在這個時間起床,雖然不想繼承家業,但是香吉士並不排斥早起,因為,他可以為了身邊這個最愛的人準備一天的美好心情。
 
 
「早安,我的甜心。」香吉士輕聲的說,如果沒有靠著嘴型的輔助,甚至是聽不出來他在說什麼的,他垂著眼,溫柔的注視著眼前還在沉睡中的女人,看著她睫毛輕輕的顫動,看著她習慣地微蹙起的眉間。不久才緩緩的起身,努力的以不吵醒女人為前提的滑下床,輕腳輕手的簡單梳洗過之後便開始準備早餐。
 
 
全麥吐司三明治加上現打的蔬菜汁,又多做了一份沙拉,烤吐司的香氣顯然是喚醒女人的主因,「喂,那位閉著眼睛的小姐,先去給我刷牙洗臉!」香吉士裝著責備的語氣,隱忍著笑的指著一臉想睡,半瞇著眼睛晃到廚房的女人。見女人還是半瞇著眼,久久不肯離開廚房,香吉士只好放下手邊還在做的沙拉,跑到女人背後,雙手環著女人,自身後半推半抱的把女人帶到浴室前,推到洗手檯前,「來,睜開眼睛。」香吉士的頭靠在女人的肩上,替她擠好牙膏,交到她的手中,「接下來自己來喔,好不好?」女人還是閉著眼,香吉士笑了一下,逗著她說,「再不醒來就沒有早餐囉。」「嗯...我醒來了,今天早上吃什麼...」
 
 
這人真是。香吉士笑了出來。用自己的臉頰蹭蹭了對方的頭髮,笑了。
 
 
送走女人上班之後,香吉士站在玄關看著只剩下自己一人的住所,覺得空氣中似乎染上了一抹淡淡的哀愁。
 
 
「啊啊,可惡,這算什麼嘛...」香吉士抓了抓自己的頭髮,有點煩燥的走到日曆旁,輕輕的撕下一頁,「早安,我。」放開,香吉士倚在牆邊,冷冷的看著撕下的那一頁昨日如凋落的枯葉在空氣中搖櫓,最終沉沒在過去,墜落谷底。
 
 
 
 
香吉士並不是每天都有錄音工作,更多時間他是獃在家裡的。老實說,他不是那種乖乖待在家裡的類型,不過女人的工作其實是頗辛苦也挺耗費體力的工作,如果不是女人的堅持,他也不會同意讓她從事那麼累人的行業,每次她一回家累癱在沙發上的時候,他也只能從身後環住她,親吻著她的額角。
 
 
為了減輕她的負擔,香吉士便一手擔下了家務。
 
 
家務以外,有多餘的時間他可以準備劇本或是寫邀稿。讓他紅起來的角色是個廚師,一個在海上餐廳擔任副廚的年輕男子角色,和香吉士共通點意外的多,配起來特別容易投入感情,同時也因為這個角色讓香吉士在聲優界突然崛起,也因為這個角色,他現在有一份稿酬不錯的邀稿,因為自己也正好會做菜。
 
 
香吉士開始了寫稿工作,他笑了笑,清澈的藍瞳內盛滿著幾乎溢流而出的溫柔,他是喜歡寫食譜的,讓不擅廚藝的人—無論男女—可以為自己的所愛準備一天的美好心情,在第一頁的稿子,他就寫下:
 
 
「給你以及你所愛。」
 
 
 
 
一直到香吉士接到那通電話之前,今天都還很完美。
 
 
當時正是晚餐時間。餐廳裡的美好氛圍因為一通電話變的有些尷尬,只有兩個人的家一瞬間靜默下來。「…」「不用顧慮我啦,去接電話吧。」香吉士和女人都很清楚是誰來的電話。
 
 
「喂,您好。」
 
 
香吉士到了酒吧,無奈的看著眼前這位一頭栽在酒瓶堆裡的男人他就泛力,更別提他鼻子上那顆吹得老大的該死鼻涕泡泡讓香吉士現在怎麼看怎麼扎眼…媽的,他敢賭其實眼前這個男人絕對不是喝醉而是不小心睡著了啊幹。
 
 
明明已經是老主顧,老闆也差不多該知道這個男人莫名奇妙的嗜睡毛病吧…?他媽的為什麼非得摸出他的手機沒事打來給我?!香吉士在內心越想越氣,恨恨的把眼神瞟向在吧台翹著小指裝模作樣抿著高腳杯的店家老闆,說時遲那時快,店家老闆一道凌厲的目光掃過來卻是扎扎實實的含情目,看的香吉士是唰地一道汗痕果決的淌過圈圈眉砸落地上,幹,又來?!
 
 
娘的老子老早就結婚啦!!!香吉士頭一扭扯著艾斯的後領子就飛也似的逃出這家酒吧,一邊扭著圈圈眉讓自己看起來更加糾結,一邊腹謗著這家店的老闆生小孩沒屁眼(?)。看那一身奇裝異服,不管是詭異的直條南瓜褲還是那雙粉紅色的舞鞋早看的他發毛…幹!是不是全世界的GAY都會被他碰上啊!!之前那個和他一起配音不小心太過投入,配到情濃無處發洩腦子一熱摸上他屁股的事務所同事,還是上一家居酒屋、上上一家居酒屋或是上上上一家居酒屋…
 
 
胡思亂想的香吉士腳步一步踩的比一步急躁,在艾斯因為有些太過兇猛的震盪而嘴巴中似乎有什麼東西呼之欲出之後香吉士才驚覺不妙的緩下自己的腳步。
 
 
不多久到了艾斯的租屋處,香吉士把艾斯摔到他的床上才恨恨地吁了一口大氣,「媽的,重爆了...」這次隔的時間有多久…三個星期?還是兩個半?這傢伙也還真的很辛苦啊…香吉士想到這裡思緒停頓了下來,替自己嘴邊的煙點上火,把煙深深的吸到肺葉中,想像著尼古丁將每個肺泡隨著擴散作用個個染上妖異的色彩。
 
 
「該死的,為什麼我覺得我更辛苦…」輕嘆似的話語隨著菸溢出唇外。香吉士坐在床緣看著艾斯,像是有預感似的,艾斯緩緩的睜開了雙眼,夜晚的黑瞳映上香吉士的身影。
 
 
香吉士不冷不熱的說著,「是十月六號對吧?你認識那個女孩的日子。」
 
 
「你怎麼知道?」艾斯的聲音有點空洞,像他的眼神。香吉士無奈的站起身,走到日曆旁,看著被硬是黏回去的幾頁日曆紙。
 
 
「說實在的,我沒見過她,甚至我連她的臉都回想不起來,我不是這樣的人的。」「你沒見過她。」「噢,可是我也不記得她的名字,我只知道你前任女友…是叫做綠,是吧。」「那是上上上任了。」「……」
 
 
「噢。」語塞。自己認識綠不是兩個月前的事而已嗎?
 
香吉士把注意力從艾斯身上轉回身邊的日曆,從過去一張一張的撕扯下來,越來越接近現在,越來越接近未來,隨著時間的快速的推進,香吉士的動作也變的更慢、更抒情,「艾斯,我拜託你好不好,清醒點。你和她結束了,永遠不可能回到過去的那一天。」香吉士撕下標記著昨天日期的那張日曆紙,上頭的膠帶讓日曆紙在放手後不是飄盪,而是墜落。香吉士淡淡的看著撕下的那一頁昨日如凋落的枯葉在風中快速地沉淪。
 
 
香吉士不明白艾斯抱著怎樣的心情和女孩子交往,輕易的喜歡上,輕易的開始戀情,輕易的分手,然後低落不到幾天捲土重來又是一條好漢。他也很喜歡女孩子,他和女人是很早認識的,只是互相喜歡是大學的事了,在此之前,他不否認自己的花心,見一個愛一個,說實在的在香吉士是認真的覺得生命中的女性個個都是他的女神。只是他不會這樣的任意傷害別人。
 
 
與自己。
 
 
「艾斯…」「香吉士…」幾乎是同時發聲。最後香吉士在艾斯輕輕的搖頭之後,決定先開口。
 
 
「艾斯,你這樣下去不行。」「香吉士,你這樣下去不行。」艾斯的話緊接在香吉士的句號之後。
 
 
「你要知道已經過去的不會再回來了。」「我很清楚。」兩個截然相反的口吻,後者平靜如水。
 
 
「那日曆你要怎麼解釋?」「那你呢?」某人上火。
 
 
「什麼意思…」「你知道的。」香吉士和艾斯之間的對話一句比一句更讓香吉士上火,莫名奇妙的,艾斯的話似乎每句都意有所指,像是拍打在岸上的波浪讓香吉士顯得愈加焦躁,一直停不下來的情緒。
 
 
「我之前就告訴過你了,面對現實,剛剛你看著日曆的眼神,還是一樣。」艾斯的眼神清明的不像是一個醉酒的人。香吉士的喉頭似乎被什麼哽住似的,沙啞著聲音支支吾吾。
 
 
空氣似乎因為他們無語的對峙而凝滯。呼吸困難。
 
 

 
「嘔…噁…」蠢動了許久的東西,終於在這刻從艾斯的那聲反胃爆發了。
 
 
「幹!!!」



TBC


後面太正經我又不小心想搞笑(巴死死
拍謝喔XD

再說一次,生日快樂!!!嫁給我吧!!!!!威!!!!!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