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是廢人我真渣。
  • 2069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銀土銀]淫他媽202訓(標題暫定)



淫他媽 第202訓
 
 
聽說,萬事屋這次似乎是收到一筆不小的委託…?
 
 
「所以,你的意思是要我們替你來解決這個問題?」阿銀搖了搖手中夾著的信紙,兩眼無神的盯著坐在對面沙發上的男人問道,「啊啊,真是沒有品格的恐嚇性,你的粉絲都是這樣子的嗎?」
 
 
信紙上,是用報紙剪貼成的內容,上面凌亂的貼著「退出影壇,不然就殺了你。 葡萄仔」,而坐在桌子的另一邊的便是愁眉不展的Goemon,他沉重的點了點頭。
 
 
「吼啊啊啊啊,你這混蛋還有臉來到這裡啊!休想我們會幫你的忙!你這混蛋,玩弄阿通小姐的感情本來就要退出演藝圈…不對,要以死謝罪,你還有臉來這裡要求我們幫你啊啊啊!!」新八激動的要向前撲過去攻擊,被神樂一把架住,「混蛋!!」新八激動的轉身過來指著鏡頭,憤怒的大聲吐槽著,「而且這是什麼鬼設定?明明在三十訓就已經用過的設定再拿出來可以嗎?恐嚇信裡面也只有把草苺仔變成葡萄仔而已啊!根本了無新意,這樣觀眾真的不會厭煩嗎?」「嘛嘛,阿八啊,設定重複是多少難免的啊,而且那麼前面的劇情根本不會有觀眾記得啦,就連寫這篇的筆者要把同樣的橋段拿出來抄襲都要重新複習一次動畫,不會有人在意的啦。再說,宅方也不是拿出來玩了兩次,這種因為梗沒有一而再再而三出現同樣的橋段是老梗新用啦阿哈哈哈…況且經典不就是這樣造就出來的嗎?不然大家怎麼會在新八=眼鏡的時候笑的那麼快樂呢?」阿銀甩了甩自己的天然捲,流裡流氣的向新八開導著歪理,順便再向新八的痛處狠狠的多踩了兩三腳,這時神樂放開了被阿銀一說之後全身無力的新八,小指毫不猶豫的戳進鼻孔裡,完全沒有身為JUMP少年漫畫女主角的自覺,「不會有人在意的啦阿魯,大家只要銀魂動畫可以繼續下去,即使是隨便一點也可以接受的啊,就像是銀魂的映畫版只是把動畫內容以新舊比例3比7下去做,大家還不是一窩蜂的跑進電影院看嗎阿魯,觀眾都是M,M啦啊呵呵呵呵。」
 
 
新八在兩個人聯手一搭一唱之下,只來得及囧,來不及吐槽前,阿銀已經從沙發上站起,一手搭上完全脫力新八的肩,「新八,如果不接下這個案子,那接下去就沒戲可演了,在銀魂動畫完結之後,除了那些騙騙觀眾、維持人氣的精選輯,難得有原創的劇情,在這裡不好好表現的話,明年十月重開的希望就更加渺茫了,弄個不好人氣下降的太誇張,空知在JUMP上的連載可能…」在新八已經有所動搖之際,神樂湊過來在新八耳邊小小聲的補上一句,「腰斬的話,就真的是一輩子處男了,呵呵呵呵…」「初吻還是噗…給了噗,德莫尼翁同…噗」阿銀再度補槍。
 
 
「好啦,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接就是了嘛!!!!!!!!!」新八終於失去所有的耐性仰天怒吼著。而坐在對面看完整場威脅利誘的Goemon提心吊膽的聽完整段對話之後終於舒了一口氣下來,雖然自己被惡整過,但是也是因為被惡整才更清楚他們的實力,舒坦下來的Goemon背首次癱進萬事屋的沙發中。
 
 
 
 
萬事屋幾乎是被以神的姿態迎接到了電視台,在電視台附設的演員專用休息室正爽爽的過的好不快活。但爽快的日子總是不會持續太久,尤其這爽快是發生在萬事屋三人組身上的時候。一震天搖地動讓新八重新警戒起來,回想起自己最起初的任務,將Goemon護在身後,而一開始慫恿接下任務的兩人一個攤在沙發裡面翻著電視時刻表猜想著今天是排到哪個明星大姊姊來錄影,另外一個埋在零食堆當中痛吃。
 
 
此時休息室中彌漫著剛剛爆炸過後所產生的大量煙霧及粉塵,焦躁和不安爬上了新八的皮膚,冷汗也淌過他緊皺的眉間,突然…
 
 
「旦那,你們怎麼會在這個地方呢?」一陣煙霧瀰漫中穿透而來的是一段不冷不熱的棒讀音調,逐漸散去的煙霧後立著的是一個亞麻髮色的少年,手上的火箭砲顯然就是剛剛騷動的罪魁禍首。萬事屋三人連帶男配角一號君臉上直挺挺的躺著蓋住半張顏面的黑線。
 
 
「啊咧…總一郎君,真選組今天放假嗎?怎麼有空來電視台悠晃?你們副長沒有再你翹班的時候順便讓你擁有永遠不必上班的權力嗎?」「啊呀,旦那,我很認真的在執行職務啊,例行檢查嘛,對了,你知道那個叫什麼四門冬的女歌手的化妝室在哪裡嗎?」「咦!你你你找阿通小姐要做什麼!!!竟然還想私自闖入啊通小姐的化妝室真是膽大包天,身為寺門通親衛隊隊長的我是不會輕易的…」「啊…其實我一直沒有告訴大家其實我也是四門冬的歌迷,只是藉著這一次的機會順便想碰碰機會拿到阿冬小姐的簽名啦。」總悟臉上完全沒有熱情兩個字。
 
 
「混蛋!!我才不會把阿通小姐交給你!!像你這種人就是會把它PO上路顛啦雞摸啦之類的網站謀取暴利的混蛋種類吧!你先把阿通小姐的名字寫一百遍再給我切腹自殺吧啊啊啊啊!!」某眼鏡爆走中,但是被無視了…幸好被無視了。
 
 
已經問清楚始末的總悟笑的無比的詭譎,「耶…旦那是因為這件事啊,好像很有趣呢…」揣著下巴一付心懷不軌的樣子讓阿銀瞬間後悔據實以告,看的讓神樂莫名的一把火往胸口堵:「切,你就乖乖回你的狗屋屯所吃狗飼料吧啊魯。」語畢,瞬間紫傘就架上了火箭砲,「TM…狗食是那個從門口進來的倒A瀏海吃的!!!」
 
 
「總悟!!!」某個倒A瀏海的挑准了時機似地跨腿從門口踩了進來,「誰允許你在電視台用這麼強的火力啊!!」
 
 
「吃狗食的…」靜默的空氣中,不知道為什麼飄蕩著這句輕的像是語尾的話語。
 
 
「萬事屋你…」不甚大的休息室頓時又多了一對歡喜冤家纏鬥在一起,好不甜蜜。「啊哈哈哈哈,真是拿你們沒辦法啊。」某猩猩半途覺得這間休息室特別熱惱突然跑進來終於做出這篇文章第一次的發言,無意義。
 
 
總之雖然交代的很粗操,但是在總悟的搧風點火以及身為真選組組長近藤不落人後的想挑戰世界第一跟蹤狂…啊不是,是人飢己飢人溺己溺的寬大胸懷之下,真選組實際掌權者土方決定和萬事屋暫時組成同一戰線,這個決定讓原本覺得自己命在旦夕的Goemon頓時胸中一擴,完全沒有思考這兩個組合究竟有多麼災難性,顆顆。
 
 
 
 
原本似乎是掌握之中,但是沒想到一切是天人的陰謀…!!!在銀時和土方打的正酣的時候,沒想到災難已經在他們的身邊默默的發生了,一回過神,周圍靜悄悄的,所有人都消失了,突然靜下來的空間讓兩人有一種不真切的恍惚,他們還處在剛剛的空間嗎?但是看著散落在地上的火箭砲、紫傘、一及其他雜七雜八的東西,…「綁架嗎?」「喂,萬事屋你看這個。」土方從地上撿起一份文件,不知道為什麼,似乎有一種奇妙的感覺正訴說著整個空間的不協調感就是來自於它。銀時稍微湊近了土方,兩人聚精會神的開始閱讀文件…
 
 
一秒。「靠腰是哪招!!」倒A男土方憤恨的牙一咬手一摔,劇本趴地一聲,堅決的體現了他絕對不想屈服於天人的淫威之下,「什麼叫做想把大家救回來就照著劇本上面來吧揪咪!!!」顯然文件中語尾助詞的白目指數已經直接炸破土方的理智,雖然他的理智似乎常常…咳。
 
 
「這是一起以當紅男影星Goemon為餌的侵略藍星行動(?),以此當然的聚集到了大江戶兩大最強的勢力,真選組以及萬事屋!將兩個組織的首腦人物留下加以屈辱,其他人作為人質以使之屈服,雖然憑藉在下目前的實力還無法將兩大集團擊破,但是只要在下可以讓他們失去威信…」劇本的第一頁明目張膽的寫著如上的話語。
 
 
「這算什麼?根本就完全暴露了目的了吧!是忘記刪掉嗎,絕對是忘記刪掉word檔的第一頁了吧!!」「姑且先不要說忘記刪掉,根本是別部卡通的設定了吧…連口氣都可以看的一清二楚啊喂,根本就是某個配角青蛙聲音聽起來和高杉一模一樣的動畫了吧…」
 
 
「混蛋,絕對不要照著做!!太丟人了吧!!」「你有其他更好的方法嗎多串君,怎麼看都很不妙吧多串君…」「什麼很不妙啊,不妙的是你這傢伙吧,為什麼一副ムラムラします的樣子啊,看起來根本是被大猩…近藤局長附身了啊!!」「那你有其他的方法可以把其他人救回來嗎,青光眼?」
 
 
土方瞬間愣住了,對啊…比起什麼名譽什麼的,現在局長被抓走,不就等於是自己最想保護的真選組崩解了嗎?影片什麼的還可以用合成啦下蠱啦的屁話搪塞過去,萬一近藤局長回不來…先別說總悟會狠狠的把自己從副長的位置踢下來,啊,那傢伙也被抓走了…靠!!
 
 
「我知道了…」「耶?」「不滿啊?」「你答應的也太乾脆,不會是哪個青蛙天人假裝的吧…」看來在開演之前,某兩隻還有一場激戰要打。

TBC


對不起,這篇文是歡樂無腦情色向(靠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