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是廢人我真渣。
  • 2069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索香ZS/艾香AS]沒有菸抽的日子00

00.

        他們走在山路上。

   

    天色從上坡的路上一點一點黯淡下來,月先是高高冷冷地掛著,然後漸漸垂降,從冷凝的淡藍色轉為看似溫暖的橘黃,其實沒有溫度。枝椏在他們的頭頂上,襯著深藍天空的背景是錯綜的檀黑,盤根錯結地向後向遠延伸,路也是,路與崖邊的界線隨著降沉的天色而漸漸模糊,與背景融成灰黑一片,又像是路隨之秘密地延展、擴張成一片草原或沙漠般沒有盡頭與界線,他們只要向前走、向前走,就會走進沒有光的世界。閃電旋起,旋滅,瞬間照亮他金燦的頭髮。

 

    那時他心中曾浮現什麼呢?

 

    一前一後走著,各自揣摩著心事,他們沒有牽手,因為他們不是需要牽手來相互保護慰藉的戀人。他們一直很安靜,周遭卻很多聲音,很多聲音持續侵襲,蟬噪蛙鳴又或不知名鳥類的咕嚕聲此起彼落,遠方燈火如星,他們卻像被這些聲音包圍成一個孤獨的世界。

 

    恐懼嗎?不安嗎?還是平靜。下一秒會不會失足掉落下去,來不來得及伸手,抓住他?

 

 

        香吉士被半拖半扯進了走廊盡頭的男廁,嘴裡叼著菸還半笑鬧著嚷嚷:「欸靠腰喔,不要再玩了啦!你玩真的喔幹!」壯碩的男子強硬扣著他的手腕,硬是壓在廁所牆壁上,其他學生紛紛走避,以免惹上莫名爭端。「幹,快點放開啦,他媽的幹!上課了啦……」男子的眼神裡絲毫沒有一點玩笑,他心裡唐突,緊咬著的菸蒂也因緊張染滿了口水。

 

「你他媽的沒人在跟你開玩笑,我是認真的。」男子跩著他的褲子,硬想將緊扣在纖細腰枝上的皮帶扯落,但卻急性得手忙腳亂,香吉士膝蓋奮力一頂,撞上男子的鼠蹊。「欸兄弟,你給我清醒一點。」

 

「那好,我幫你就好,如何?」男子緊咬下唇忍痛笑著,眼神依舊閃爍著欲望的光芒。「你你他媽的你這傢伙…….」香吉士被那痛楚又充滿欲望的眼神牢牢攫獲。他想盡快逃離,但雙腳就是不聽使喚,那目光如此直接、坦率,直接穿透、刺進他的內在。

 

「你的身體真是讓人充滿欲望阿。」黑髮男子再次揚起笑容,音調卻溫柔無比。

        陽光從氣窗斜照進廁所一隅,氣氛凝滯悶熱。香吉士吐掉菸蒂,知道這次玩笑可鬧大了。

 

        早知道知道人家喜歡男人就他媽的不應該硬逼人家承認;就算逼人家承認也他媽的不應該一直逼問他男人滋味如何;就算逼問人家男人滋味如何也他媽的不該問他喜不喜歡自己這一型的;就算這樣問他也他媽的不該將制服鈕扣開一大半一直勾引人家說不然來試試看啊;就算假裝勾引人家也他媽的不該誤以為這是玩笑而被他拖進廁所………….

 

        他媽的,他可是王子,他喜歡的可是女人啊。

       

        但黑髮男子充滿溫柔的聲音,卻讓他寒毛直豎雞皮疙瘩叮叮咚咚掉了滿地,彷彿被菸囚禁在小小的男廁中不停環繞著。

 

你的身體真是讓人充滿欲望阿。

 

 

「香吉士,發啥呆快走了阿,你先去帶人。」同班同學騙人布推搡了香吉士一把,使了個眼色,「老地方。」「嗯哼,你們先走吧。」香吉士將書籍筆袋及桌上雜物隨意扔進書包,從容掛在肩上走到門口,笑容滿面地和其他同學招呼道別,而後閒步到隔兩班教室附近,只見一個身材瘦小,帶著圓形黑框眼鏡的男學生抱著一疊書跌跌撞撞走出教室,斜睇了他一眼,匆匆往另一方向前進。

 

「同學,」香吉士燦笑盈盈彷彿對女性示好般按按男同學的肩膀,「可以跟我來一下嗎?剛才數學老師說有事要找你….」「可是我」男同學望著兩側空蕩的走廊,眼神死灰了一半。「別緊張嘛,你叫克比是嗎,你功課那麼好,老師一定是要誇你的。」香吉士笑臉,手指按住男同學發抖的肩膀往後門方向前進。

 

「聽說,你幾天前撂下話說要帶兄弟來處理我們是嗎,不過真看不出來呢」香吉士鬆開手指,推著雙腳發軟的男同學往前走,「不過你既然自以為那麼聰明,怎麼會來讀這間學校呢?很瞧不起我們不是嗎」香吉士語帶笑意,眼神卻愈趨冰冷,「怎麼了,想找教官?我們學生自治可是落實得很不錯的呦……不過你這麼不屑這裡,怎麼會想找這裡的教官呢,肯定是我太笨,想錯了吧,呵」稍稍使力,受驚的男同學跌了個踉蹌。

 

        克比手中的書沿路漸次滑落,待到後門,整個人雙膝一軟,差點跪倒在眼前十多人面前。騙人布首先上前揮上一拳,啐道:「膝蓋還蠻硬的嘛。」眾人蜂擁而上,免費請他飽餐一頓拳打腳踢,嶄新的制服印滿烏黑的鞋印與黃泥沙,同時幾攤口水夾痰吐在臉上身上,打得他全身多處極痛卻又沒有留下明顯外傷。克比一臉屈辱,悲憤地看著這群無法無天的青少年。「看什麼,還要,同學一臉屈辱,悲憤地看著這群無法無天的青少年。「看啥小,不夠是嗎?」補上一拳,香吉士勾起一笑,「夠了,走!」

 

        這是這群青少年的生存之道,也是他們處理事情的直接方式。沒有綱紀法律可以拴住他們。那些是他們最鄙夷的一切。香吉士,在這群桀傲不馴的青少年當中一直扮演著微妙的角色。這個團體只是一群朋友聚集的散亂集合,無組織無領銜,但香吉士這看似邊緣的人物顯然相當能取得眾人的信任。

 

「像學校裡這種中二的白目,還是揍一頓最快了對了,晚上要上哪玩?」騙人布吹起口哨,把玩著手中的彈弓,拾起一塊碎石瞄準花圃上一朵盛開的粉紅杜鵑,射出,整朵杜鵑墜落。「花就像女人,是該好好疼惜的存在阿。」香吉士憐惜地拾起杜鵑,修長白皙的指尖拂過柔軟的花瓣,輕吻。

 

「找娜美小姐、小羅賓和你女友吃個晚餐到酒吧喝兩杯如何?」「可雅那麼溫柔乖巧,跟你這種花花公子相處可是會被你汙染的!」「啥,我對女性可是百般呵護愛惜備至而且──」香吉士往騙人布臉上一指,看上去就像杜鵑從他的指尖盛開。「嗯,是王子喔。」

 

 

 

        他眼裡一向只有女人。

溫柔的女人,熱情的女人,性感火辣的女人女人的柔香軟肉,女人的細語呢喃,女人難以捉摸瞬息萬變的風情。他愛女人,服侍女人,周旋於女人間汲取女人甜如花蜜的笑語,如一隻翩翩斑蝶。

 

他很愛現,他很耀眼。他金色的髮絲在燈光下閃耀,令人無法不注目凝視。

 

 

「所以,今天那個三年級的學長把你拉去廁所做什麼阿?」娜美今天穿著低胸無袖的粉藍上衣,看上去相當青春可愛。「唉呀他可能是覺得我太秀色可餐了,不過我今天的身體和心都是只屬於娜美小姐一個人的喔….」「噗嗤,秀色可餐阿」娜美和羅賓無言地相視一笑,香吉士燃起菸,眼神在煙霧中曖昧不清。

 

他媽的,怎麼會講自己秀色可餐呢,說的好像我天生就該被肛一樣….呿呿,我他媽的對男人這種骯髒的生物可是沒什麼興趣,看娜美小姐的身材,前凸後翹皮膚緊緻又有彈性,女人才是這世上最美好的生物阿!

 

你的身體真是讓人充滿欲望阿。

       

        操!不要再重複了!!!

 

 

        酒過不知幾巡,香吉士和騙人布兩位沒用的男士臉早已泛起潮紅,口中碎碎嚷嚷著莫名的話語互相打罵划拳醉成一團,娜美搖搖頭奮力將滑下沙發的香吉士拉起來,順便對騙人布踢一腳好讓他整個歪斜的身體平攤在沙發上。「我說這兩個傢伙,今天真是醉得不像話!這樣等下怎麼護送我們兩位優雅的女士回家阿?」娜美端起高腳杯又啜了一口酒,一邊推開失去意識往她身上撲去試圖亂摸一把的香吉士。「乾脆把這兩個人丟在這裡好了,這樣明天就可以看到他們穿著侍者制服在這裡打雜了呢。」羅賓笑盈盈道。

 

…...阿我的小..羅賓….小羅賓妳今天…..真是…......……」香吉士涎著臉,趴在靠墊上專心地撫摸起沙發皮。似乎有個模糊的黑影往香吉士的方向前進,耳邊還有奇怪模糊得吵鬧聲,香吉士半瞇著眼奮力想看清楚,但頭痛欲裂眼前仍只有分不清實物還是疊影的殘像。他懶懶地打了個酒嗝,準備躺下來休息一下,卻感覺腳邊有異物正觸碰著他的小腿、腳踝。

 

「綠藻……」香吉士俯頭下瞰,只見一團晃動的綠色不明物體在他的大腿附近。香吉士不禁笑了起來,伸手向不明綠色物體探去,「嗝….怎麼綠藻阿……..刺刺的…..」香吉士咯咯輕笑,麻癢的感覺輕輕地刺激著他的掌心。

 

右手猛然被牢牢抓住,底下一雙眼睛牢牢地勾住他,神采異常,在整個模糊、旋轉、晃動不已的世界中成為唯一清晰的事物。

 

「不要動。」低沉的嗓音從遙遠的邊界傳來。

 

「欸..艾、艾斯….我說過…..他媽的….才不想……...被你上……………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